【湖南游记】第一篇 登高

刚刚走出站台,便感受到了张家界的凉快。虽然还是在山下,但是比起广州还是要凉快,即使是我们都穿了长裤。我们在张家界联系了导游,一反自由行的原则,因为若要自己组织张家界的行程,实在太困难——举个简单的例子,在一个高度发展的旅游小城市里,若不是导游带着,我真不知道在汽车站要坐哪一班车去张家界森林公园,因为太多兜揽客人的野鸡车,毫无章法的售票,以及不怎么容易和野鸡车区分的正规车。 继续阅读

【湖南游记】序曲 出行

忙了半年,总算放假。此前得知基友落落准备考完就去湖南玩,顺带去武汉面基,好说歹说让他带上我出去见见世面。这次主要是去张家界、凤凰和长沙玩,武汉是去面基的,我们此前都去过武汉了。我六年前去过一次张家界和凤凰,然而现在也基本不记得了,再去也无妨。 继续阅读

长三角之行·杭州

    李华梅提督的母港,坐标N30E120,产瓷器、丝绸、麝香和翡翠,港口外有大量温泉可供探索和加经验……很早以前,我便从《大航海时代四》中对杭州有了初印象。这次,我终于来到了杭州,这一座中国最佳的旅游城市,来领略它的风采。

    10号晚上刚刚到杭州时,下了一点小雨。到了汉庭,我才意外地发现,这一家汉庭是以前的“清泰第二旅馆”改建过来的,所以内部布置得也颇有些古色古香,建筑都还是保持着原来的砖木结构。但是因此,消防要求酒店房间不能设置内锁,这让我多少有点担心,特别是当我打开门以后地上有三张大保健的小广告。虽然很无奈,但是也还是只能接受,因为我也别无其他办法。好在最后第一晚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继续阅读

长三角之行·上海

    8号晚上到上海,刚出站坐地铁就让我感受到了国际大都市的高水准:一站地铁都要3元。住的大床房也比在其他城市贵了将近一半,322的价格已经赶上广交会时的水准了。看来,我在上海的消费,注定是不会少了的。
 

    9号一早起来,在街边找了个小摊档吃早餐,遇到了来上海以后第一个难题:豆浆要甜还是要咸的。前面排队的人全部都要了咸豆浆,我经过了长久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坚持住了甜豆浆的选择,老板娘一下子就看出我是南方人了。我去,上海不也还算南方么?

继续阅读

长三角之行·南京

    高铁上也并不都是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重山。邻座一位带小孩的叔叔,在下车前半个小时和我聊了一下,问我是不是高中生出来旅游。这一刻我被感动得泪流满面,因为两个月之前我在学校饭堂里吃饭,两次被老教授搭讪,先后被问是不是论文被老板毙了/被女朋友甩了的研究生,让我对这个看脸的世界一度感到绝望,如今这个叔叔让我重新燃起了一点希望,真是太感谢他了。6号下午5点,我到达南京站。我订的汉庭在玄武湖隧道旁,一站地铁就到。虽然今天已经出太阳了,但是南京还很凉快,完全没有四大火炉的感觉。

    入住酒店休息了一下,在附近随便吃了个晚饭,我就去走玄武湖了。玄武湖畔是南京的旧城墙,依然完整而雄壮。穿过瓮城,玄武湖就一览无遗了。东北方是我刚刚离开的南京火车站,东南方则是几个湖心岛。微风吹过湖面送来阵阵的凉爽舒适,因此湖岸有很多饭后散步和健身的市民。湖边有些地方有不少荷花以及一些别的水草,亲水平台也不少。我一路往南走,居然能听到三四次粤语口音,真是壮哉我大吃省,无怪此前去武汉看樱花的时候《楚天都市报》会写“今年赏樱粤语不再‘唱主角’”了。天色渐暗,我误打误撞进了一个绳子上挂满相亲信息纸片的广场,差点被认为是去相亲的,赶紧屁滚尿流地逃了出来。天完全暗了以后,玄武湖旁却依然热闹,因为人实在太多,比汉口江滩要热闹多了。从几个湖中岛横穿过去以后,由于青奥会施工围蔽我找不到出去的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老大爷带路,虽然带了我出去,却是往车站的反方向带的,害得我又多费了脚程。回到酒店,已经将近10点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