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日本之行,零&一:出发&和歌山县

我又跑去日本玩了。这次去日本,名义上算是给水工和傻鱼他们两个补的本科毕业旅行,毕竟我和落上次去的时候这两个家伙一个还没毕业一个还是病号。这个学期我又没有课,反正只要写毕业论文,便和老板调了寒假,赶在春节前去日本玩一圈,以及回广州过个春节。

继续阅读

金盆?口,最后的朝圣

前几个月听闻子华神今年在香港做最后一次栋笃笑,《金盆?口》,show 如其名。我此前从未有机会在现场看过他的栋笃笑,此时再不看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虽然子华神非常痛恨黄牛也呼吁大家不要买黄牛票,但是我还是老老实实买了黄牛票——就算子华神加场,他的栋笃笑还是一票难求。看了那么久盗版碟,也该补回票价给子华神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