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之行·上海

    8号晚上到上海,刚出站坐地铁就让我感受到了国际大都市的高水准:一站地铁都要3元。住的大床房也比在其他城市贵了将近一半,322的价格已经赶上广交会时的水准了。看来,我在上海的消费,注定是不会少了的。
 

    9号一早起来,在街边找了个小摊档吃早餐,遇到了来上海以后第一个难题:豆浆要甜还是要咸的。前面排队的人全部都要了咸豆浆,我经过了长久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坚持住了甜豆浆的选择,老板娘一下子就看出我是南方人了。我去,上海不也还算南方么?

继续阅读

长三角之行·南京

    高铁上也并不都是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重山。邻座一位带小孩的叔叔,在下车前半个小时和我聊了一下,问我是不是高中生出来旅游。这一刻我被感动得泪流满面,因为两个月之前我在学校饭堂里吃饭,两次被老教授搭讪,先后被问是不是论文被老板毙了/被女朋友甩了的研究生,让我对这个看脸的世界一度感到绝望,如今这个叔叔让我重新燃起了一点希望,真是太感谢他了。6号下午5点,我到达南京站。我订的汉庭在玄武湖隧道旁,一站地铁就到。虽然今天已经出太阳了,但是南京还很凉快,完全没有四大火炉的感觉。

    入住酒店休息了一下,在附近随便吃了个晚饭,我就去走玄武湖了。玄武湖畔是南京的旧城墙,依然完整而雄壮。穿过瓮城,玄武湖就一览无遗了。东北方是我刚刚离开的南京火车站,东南方则是几个湖心岛。微风吹过湖面送来阵阵的凉爽舒适,因此湖岸有很多饭后散步和健身的市民。湖边有些地方有不少荷花以及一些别的水草,亲水平台也不少。我一路往南走,居然能听到三四次粤语口音,真是壮哉我大吃省,无怪此前去武汉看樱花的时候《楚天都市报》会写“今年赏樱粤语不再‘唱主角’”了。天色渐暗,我误打误撞进了一个绳子上挂满相亲信息纸片的广场,差点被认为是去相亲的,赶紧屁滚尿流地逃了出来。天完全暗了以后,玄武湖旁却依然热闹,因为人实在太多,比汉口江滩要热闹多了。从几个湖中岛横穿过去以后,由于青奥会施工围蔽我找不到出去的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老大爷带路,虽然带了我出去,却是往车站的反方向带的,害得我又多费了脚程。回到酒店,已经将近10点了。
 

继续阅读

长三角之行·苏州

    大一上学期的时候,在体育太极班里认识了一个苏州的基友小明,两人很谈得来。当时便约定,大一放假以后他带我玩苏州。由于他7月10号要去长春进修人类学的课程,所以我长三角之行的第一站便是苏州。

    此前,我并不知道3号下午是否还有安排,因此便订了4号早上8点广州飞虹桥的机票,再坐高铁去苏州。8点的飞机票,本来就要起个大早了,更不必说我这种住在番禺区荒岛上的人了。早上5点我便爬了起来,吃过早餐约莫5点45老爸开车出去,到得白云机场也已经将近7点了。取了票,在安检处被那捂住脸其实长得还很不错的大姐姐一顿暴力的搜身后,我便到候机区坐下了。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坐飞机,而且凑巧坐的是波音777这种大飞机。在候机区刚刚坐凉快,就开始检票上机了,7点40的时候我就已经在飞机上坐着了。左等右等,乘客都上飞机了,8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又过了20分钟,机上广播说跑道繁忙,只好继续打坐再等。飞机没起飞,我也不敢拿手提出来,就这么补了半个小时的觉,8点50飞机终于虎躯一震,开始滑行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