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记,二:第3新东京市 & 名古屋

3.28
告别东京,我们坐上小田急浪漫特快,前往箱根。早上天气很好,一路阳光高照,开车没多久就能看到富士山积雪的山顶。
从东京出来,我看见一路上铁路沿线附近起码200米内都是密集的居民区,谷歌卫星地图也证实了这一点,这和在珠三角周围出行时的观感大有不同。我一直记得珠三角地区的常住人口密度要比日本人口密度大,然而这一路看下来,排除了人烟稀少的山区,日本的人口密度应该远大于珠三角。
小田急到箱根汤本站下车,我们的箱根之旅&第三新东京市巡礼正式开始。说来也是我攻略做得不仔细,箱根汤本站外就有 EVA 纪念品专卖店,然而我却记成了强罗站。于是到了箱根汤本,我们看强罗登山小火车正准备开,便急急跳上去,一则是我们希望早点到酒店放下行李,一则是我们之后没有安排再坐登山小火车。好在离开的时候我们仍要到箱根汤本,我还有机会去纪念品专卖店。坐强罗登山小火车是我第一次体验人字形上山路线,让我颇觉有趣。
从强罗站下来,我们要换乘公交到酒店去。我们在箱根的两天主要都依靠公交出行,好在有通票,要不然一程公交动辄七八百円,一天坐下来连饭都吃不起了。从强罗駅到宫城野桥公交站,从地图上看并不远,直线距离大概只有两三百米,然而山路绕弯,实则不止。聪明的谷歌地图为我们选择了一条步行的近路,号称只要10分钟。然而,当我们真正走进这条小路的时候,才开始知道谷歌也是心怀鬼胎的——这是一条非常陡峭的爬山楼梯路,我们要提着十多公斤的行李箱一点一点走下去!
开工没有回头箭,我们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上了公交,我的友邦惊诧列表里又多了一项:日本的公交上居然有交通卡充值机,居然有大屏幕日英中韩四语显示站名,座位底下居然还有提醒小心暖气烫伤的牌子。一路上我看见路边还有不少积雪,这让我颇为兴奋,因为这意味着我这种南方人终于有机会堆一个比拳头更大的雪人了。
坐到桃源台站前一个站下车,我们一路走到了箱根高原酒店。在酒店门口,我偶遇了圣地巡礼的第一个点:真希波玛丽的自动贩卖机。
说是偶遇,实在是无奈。箱根在2014年的时候搞过 EVA 的联动,当时有一张 Hakone as Tokyo-3 的地图标出了圣地巡礼点,以及有一款 AR 应用可以带你找到所有的 EVA 自动售卖机和 LAWSON 联动店。然而,Hakone as Tokyo-3 的地图的电子版只在 tokyo3cn 上有,网站服务器一年之前挂了至今未好;AR 应用只能在安卓 6.0 或以下的机器上使用,我和落落的手机都是安卓 7.0 的。因此,我们能依赖的信息只有这篇圣地巡礼游记里的信息,而这篇游记里的信息并不是很齐全。
这是我能找到的最高清的 Hakone as Tokyo-3
这是后来找到的最高清的 Hakone as Tokyo-3,由四张小图片拼起来。图片出处的网址在图片最下方(图床是新浪微博的,原尺寸,右键查看原图即可):
来到箱根高原酒店,我们却吃了一个闭门羹。大堂经理说找不到我们的预定信息,最后我们翻出 Agoda 上的预约信息一看,就被经理赶了出去——我们订的是 Hakone Highland Hotel,Agoda 翻译成了『箱根高原酒店』,结果我们就一直搞错了自己住的地方。原本还以为能住在芦之湖旁边,结果这一下子发现我们要跑回去仙石原一带住。跑回去高地酒店放下行李,我们,啊不,落落,中午吃了一顿箱根名物荞麦面。我此前听说过荞麦面,但是不知道要吃冷面,傻乎乎地要了一个热面,那就和普通的汤面没有区别了,结果自然是又被落落嘲笑了一顿。吃荞麦面的地方旁边有一家 LAWSON,这家 LAWSON 是『第3新东京市南店』,值守冰柜的是真希波玛丽,冰柜上方还有很大的主角群像 banner。
里面有卖 EVA 特产,然而我对西瓜馒头之类的并不特别感兴趣,最后只是买了一盒不知里面为何物的点心——啊,死宅的钱真好骗呀。
午饭后,我们就近参观了箱根的小王子博物馆。然而,我和落落都不是《小王子》粉,看也只是走马观花。这个博物馆在一栋建筑物里构筑了复杂的回廊,介绍了《小王子》作者的生平。最令我感到不解的是,为何一个法国飞行员的博物馆,会建在日本的一个山城里,博物馆里也没有什么能解答我这个疑惑。
从小王子博物馆出来,我们坐车来到桃源台港,准备坐海盗观光船横穿芦之湖,这是整个箱根之旅的重头戏之一。然而,早上上山的时候天空还很晴朗,下午3点我们上船的时候,就开始下雨了。好在雨并不是一直下得很大,开船10分钟以后我们还是可以跑到上甲板去拍照的。
由于天气原因,我们并不能从芦之湖上眺望富士山,但是旁边的箱根山和山顶的积雪还是看得清楚的。
我一开始以为只有箱根神社有水边的鸟居,后来发现原来北侧的小一点的九头龙神社也有一个水边的鸟居,然而比箱根神社的小一些。
这张图里有三个鸟居,都是箱根神社的,最左边的是水边的鸟居。
到箱根町港下来,雨暂时停了,我们又开始找 EVA 自动贩卖机了。攻略说有两个自动贩卖机在箱根町港附近,我们问了好几个人,得到的回答都是『路边很多自动贩卖机』。找了10分钟,在一个小停车场里找到了。
这两台自动贩卖机有卖 EVA 限定的 UCC 咖啡,然而包装种类是随机的,抽到什么要看手气。我们手气很不错,抽了3罐都是我们想要的,前几天在神社里拜神也算没有白拜了。
我们沿着箱根町港往元箱根港方向走,目标是箱根神社。天气又开始变坏,雨一直下。路上见到真嗣的自动售卖机,然而风雨交加,我们也只是拍了照片就走了。走了大半,我们找了个路边的小甜品店进去躲雨。我们来箱根恰逢春季甜品大赏,店里刚好有一款参赛产品『神在饼』,实际上是冰淇淋球+红豆沙+白肉小汤圆。『祭神如神在』,吃这个神在饼,我们大概也算是享受了一回神级待遇了。
休息妥当,我们继续往箱根神社走去。一路上风雨都一直变大,我当时只想赶紧走到神社打个卡就去坐车回去。爬上长长的楼梯,来到箱根神社正门,这次旅程中最惊艳的时刻到了:天上开始下雪了。虽然一开始只是雨夹冰雪,但没过多久天空中飘舞的就是白色的结晶体了。此时爬上神社的游客都特别激动,觉得这雪下得宛如神迹。
对于一个没有见过大规模飘雪的妖都人来说,能见到如此美丽的一场雪,我们这一路的艰辛,都已得到了回报。飘飘荡荡,飘飘荡荡,无彩经幡中升华。
从箱根神社走出来,风雪愈发强劲。雪花被风吹得与地面只夹30度角,横向打在我们身上。坐上公交,一路翻山越岭,在山路上看到路旁的树枝都已重新积上挺厚的一层雪,司机也要把雨刮开到最大,不断刮走雪花。可惜两侧的窗没有除雾器和雨刮,我无法拍照和录像。公交载我们到宫之下,我们便在附近找了一家小餐馆吃了一顿。餐馆的厨师是个老爷爷,询问之后得知他已经76岁了,从东京来箱根开店也已经53年了,这还是让我有些吃惊的。
吃了饭出来,我们到旁边的罗森去买牛奶和面包,又见到了丽和香香值守的——诶,店主你怎么把两个女神贴到上面去,不是她们守着冰箱的么!!
(这家好像是第3新东京市东店?我忘记了Orz)
回到酒店,有小姐姐带我们到房间里,给我们讲解各种注意事项,果然是提前一个月订也要一千三百元人民币的酒店呢。放下东西,换好浴袍,我们便兴冲冲地去泡温泉了,这是来箱根不可不做的事情啊。这家酒店里有些高级的一点的房间有私人温泉,我们的房间没有,只能去泡公共温泉。之前我在国内泡过几次温泉,温泉区都大得很,起码有二三十个池,散步在一个花园里。我想,日本的地方小,十来个池总该有吧。进去一看,室内两个,室外一个,倒也是情理之中。看在我们包场了的份上,我也不多计较了。温泉水是天然硫磺水,并不像国内的温泉一样随便乱加东西巧立名目。室内湿度太大,我和落落都呆在室外的池子里。可惜晚上没有下雪,要不然就完美了。我们两个都不很耐得热,所以经常是蹲下泡一会儿又站起来,下半身滚烫,上半身吹着冷风,倒也刺激。泡了不到半个小时我们便泡不下去了,带着浑身的硫磺味回到房间,冲冲水,喝两杯牛奶,心满意足,倒头就睡。
3.29
这是我们到了日本以后,第一天早上睡到自然醒的。话虽如此,我们也没睡得多晚,8点多一点就起来了。起来以后我们又跑去泡了一次温泉,这次依旧是包场,然而只泡了15分钟不到就回来吃早餐了。吃完早餐,我们逛了一下酒店自带的小庭院,本想堆雪人,但是一晚上雪融了不少,剩下的都太硬了。退房寄存行李,我们就近参观了玻璃之森博物馆。博物馆里多是各种造型奇特的玻璃制品。我们还碰上春季限定假面舞会,然而带着眼镜戴不了面具,随便批了个披风走走就算了。
后面冒烟的就是下午要去的地方。
从玻璃之森出来,我们又坐T线回到了宫城野桥站,然后又爬了一次昨天走的那一段小路——嗯,官方称呼是强罗近道。
爬上去以后,我们见到两个拖着行李箱的妹子正准备往下走,我们留下了好心的告诫,然后微笑地送她们下去了。走到强罗站,凭着箱根二日周游券的免票,我们进去强罗公园转了一圈。公园里有几株樱花开了。我们还进去热带植物园转了一圈——也是闲得蛋疼,两个热带来的人居然在昨天还下雪的高山上看热带植物园。
从强罗公园出来,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们便挑了一家大正十年创业的老店进去吃。我点菜依然是看天意,点了个什么雪什么面,落落则随意点了个乌冬。上来以后我又一次发现,我点得不如落落的好吃。我吃完以后,翻出上面提到的那篇游记继续找附近哪里有自动售卖机,忽然发现我和落落点的面与游记作者和基友点的面完全一致,而我当初看游记的时候直接跳过了这一段。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午饭出来,我们又一次爬坡到强罗公园正门附近,找到了此行最后两个自动贩卖机:零号机与二号机的自动贩卖机。对面的山坡上远远可以看到一个『大』字,据说冬季的时候会在上面点火,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这里的『火大』。
我们下一站是大涌谷。先坐登山电车到早云山上,原本有缆车可以坐到大涌谷,然而缆车维修,我们只能坐大巴转接。碰上游客高峰期,我们在早云山上排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队才坐上车,在路上又塞了半个多小时。我们上去的平台已经很接近山顶了,地上的积雪都还没消。箱根山应该是一座死火山,大涌谷距离底下的岩浆大概比较近,因此一直有蒸汽从地下冒出,最集中的一块被装上了机械设施加以利用,周围一片全部被硫磺熏成了黄绿色。有几个小的喷气点在更高的地方,周围都是积雪。
大涌谷的特产是火山黑鸡蛋,号称吃一颗延寿七年,大概很适合东方的长者吃。我们在吃黑鸡蛋之余,还用山上松软的雪堆了一个小雪人。说是说小雪人,怎么也比2016年妖都人民费尽千辛万苦堆出来的要大得多了。
走完大涌谷,我们在箱根的行程也算结束了。从大涌谷坐缆车回桃源台港,眺望仙石原,一片村落,若不是走到罗森店里和见到那些自动贩卖机,真是难以把这样的地方和第3新东京市联系起来。
从桃源台港坐车回酒店,我们又一次经过了仙石原高原,然而并没有时间可以下车看。从网上的考证来看,仙石原高原就是第3新东京市的所在地,而现实中则是一片低处是草高处是树的反向植被分布图。
漂亮也还算漂亮,但是……这一点也无法和第3新东京市联系起来嘛!你们就不能在这里搞块牌子啊哪怕立个一比一的初号机模型?仙石原也有一家罗森,是第3新东京市西店,我们也没有时间去看了,只好错过了。
回酒店拿行李,我们坐车到箱根汤本去,再坐到小田原坐新干线。坐车到箱根汤本这一段塞了好久,好在紧赶慢赶总算在5点之前赶到了箱根汤本站,因为5点一到,箱根汤本站外面的 EVA 纪念品专卖店就要关门了。店里原来有浴衣版的等身大绫波丽,我们去到的时候已经被换成了校服版的了。
店里各式的纪念品,吃的穿的用的,我买了一些明信片和小挂饰,和落落一人买了一个初号机主题雪糕。雪糕挺好吃,绿色的是抹茶,紫色的吃不出是什么味道。
车开之前,我匆忙跳下来拍了一张箱根汤本站的照片。有使徒的世界线里,真嗣即使逃到这里,最终没有离开;没有使徒的世界线里,我们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最终总要告别。痞子啊痞子,你可早点把最后一部新剧场版给做出来吧。
最后放一张我们遇到过的罗森店和 EVA 自动贩卖机地图:
(提醒:图床是新浪微博的,原尺寸,右键查看原图即可)
我们从小田原站坐东海道新干线到名古屋。富士山每年可以登山的时间很少,春季并不是登山时间,我们便没有排富士山的行程了。在箱根又因为天气原因看不到富士山,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坐车的时候看了。为了看富士山,我们坐了一班慢车,坐在了右侧靠窗位置。这使得我错过了刚刚开车时旁边的小田原城。车行不到十分钟,我们便可以看到富士山了。车行到富士市的时候,视野最为开阔,中间只有一座富士山。这大概就是看富士山的特别之处:周围没有群峰与它争高,不像西藏那些山峰,放眼望去个个都是七八千米终年积雪。
到名古屋住下也已经快9点了,我们赶紧去找晚饭吃。据说名古屋有三样比较著名的美食:炸猪扒、炸鸡翅和鳗鱼饭。然而炸猪扒和鳗鱼饭好像在日本到处都有。今晚我们吃的是矢场炸猪扒,据说是名古屋有名的了。今年恰逢店家70周年庆,我们便薅了一次羊毛,点了所有4个70円一份的特价菜,然后再一人来了一个一千円出头的招牌猪扒饭。
猪扒炸得挺嫩,然而,然而,然而,味道太重了。猪扒饭里有两块大猪扒,分量特别充足,把我们两个人都吃撑了。然而也就是这一顿猪扒饭,让落落的喉咙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都不太舒服。
吃了猪扒饭,我们走到附近的电视台和绿洲21散散步。绿洲21据说是用了什么环保理念设计出来的,我是看不出,只知道顶上有水,晚上打了灯很好看。
3.30
今天名古屋一日游,第一站自然是名(古屋)城公园了。名城公园原本也是个赏樱的好地方,奈何天有变数,樱花开得比花期预测晚了四五天,我们也还是只能零零散散看几株初樱。
既然公园没啥好看了,那就直接登城吧!家康老贼搞一国一城令,拆了清州城,给自己的小儿子建了这么一座恢弘壮丽的名古屋城,还要在屋顶放上两尊金鯱炫富。
然而你这样压别人一头,终究有被人压回来的时候:现在名古屋天守阁五楼就有一尊金鯱像,专门给游客骑上去拍照。哈,不知家康老贼泉下有知作和感想。
出了名城公园,我们往德川园去。德川园就是个典型的日式庭院,樱花开了的话大概还挺好看的,樱花没开也就只能到此一游了。
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如何呢?作为名古屋赏樱名胜地的鹤舞公园稍好一些。然而樱花开得稍微多一点的区域,总是少不了成群结队的不知为何不用上班的日本人,铺开一张塑料布,吃着各种炸的东西组成的便当,便是春季的赏樱了。
旁边自然也少不了各种移动餐车,卖这样那样的煎炸物和各式口味的雪糕,好在他们比中国的小摊贩们安静和干净得多了。
离开鹤舞公园,我们的下一站是热田神宫。热田神宫应该算是名古屋附近这一带数一数二的神宫了,非常大,和明治神宫一样有大片的森林,以及周边有几个小的神社。
在日本做神真是太容易又太难了,神道教八百万神,但是又经常好几个神社出现在一起,同行相争。我们在热田神宫里转了一圈,仍然没见到可爱的红白巫女小姐姐,以及没见到和当年桶狭间之战前信长的祈祷供奉有关的东西。落落求了一签,吉,也不错。
我们原本预计走完热天神宫是下午4点左右,实际上早了一个小时,我们只好在旁边找了家咖啡馆休息一下。4点一到,我们马上跑出去到热田神宫附近的蓬莱轩排队。蓬莱轩是米其林一星餐厅,其鳗鱼饭也是名古屋的名物。他们下午四点半开门,我们怕要排队,便宁可早到。在和风隔间里坐定,没过多久鳗鱼饭就上来了。蓬莱轩的鳗鱼饭还有一个鳗鱼三吃的过程,要先试过三种吃的方法,再选自己喜欢的吃法来吃。
我在国内几乎没吃过鳗鱼,因此第一次就被这鳗鱼饭惊艳到了。鳗鱼外侧烤得金黄,油光溢彩;内侧略有几处烤焦的地方,保留了备长炭燃烧时的碳香。咬下去,软绵香甜,满嘴生芳。
吃完这人间美味,我们便挥别名古屋,动身前往关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