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游记】第三篇 湖湘

从长沙南站出来,坐地铁到五一广场,一出地铁就看到由于地铁建设施工而被围蔽的十字路口。长沙的地铁也是奇特,最先开通的是二号线,而其他六条线都还在建设中。从地铁站走到汉庭,一路上看到好几个高档面包店,这让落落很高兴,因为我们这几天的早餐问题不必担心了。还有一路上的卖艺行乞者,不到一千米的路程里有六七个,而这已经几乎是长沙最繁华的地段了。围蔽施工和行乞者加起来,让我对长沙的市政有了一个不怎么好的第一印象。

到得汉庭入住,订的是零压床房,也算是开开眼界,毕竟前几天走得还是比较累的。打开电脑,第一件事便是搜周围哪里有洗衣店——因为在张家界和凤凰,我们每天一换住处,衣服一晚根本干不了,所以权衡之后决定先不洗,以免麻烦,到长沙再一次过解决。所以我们两个人积压下来的衣服,已经有十七八件之多。好在不远处有一家干洗店——另一家湿洗店要四天才能干和拿衣服,我们等不起那个时间——前半段旅途里最担心的问题,用一百块多一点算是解决了。

到长沙的第一顿,我们吃的是湘菜,在一家叫“湘水谣”的连锁店里吃的。点了三个菜:毛氏红烧肉、豆角烧茄子和番薯丸子。这次我们学聪明了,连点红烧肉都要先问一句是不是辣的。服务员想了一下以后说,应该还是有一点点甜味,我们这才稍微放心了一点。红烧肉一端上来,真是一片红的——好几个红辣椒圈在上面,颇有点让我们不知所措。鼓起勇气吃了一块,发现做得其实相当好。

瘦肉部分入口用舌头轻轻一压就化开,虽然没有甜味但是有一丁点辣,正好让肥肉吃起来不觉得腻,而肥肉也刚刚好做到有一点弹性而咬起来并不费力。这是一道超出我们期望的菜,十分值得推荐。豆角烧茄子中规中矩,甚至还比红烧肉辣一点。番薯丸子也做得不错,外面的脆皮炸得火候刚好,紫薯心作馅,有轻轻的甜味。然而我们要的“一打”,却上来了16个,我们压根吃不完,只好留作次日早餐了。饭毕,餐馆送了一张卡,可以下次消费够60时免费送一份口味虾。这正合我们心意。

回去两人写写游记,整理了一下,最后敲定在长沙的行程就睡了。啊,不得不说,零压床似乎的确是睡起来舒服一点的。

 

第一天去岳阳,看岳阳楼和洞庭湖。坐高铁到岳阳,再飞的到岳阳楼,很庆幸地发现并没有多少游客。前几天在张家界和凤凰被人吓怕了。据说之前有一段时间,全篇背诵《岳阳楼记》可以有半票优惠。我想了一下,我这种脱离高考战场两年的人高中背诵曲目中,我能不经提示而完整背诵全篇的,大概只剩下《春江花月夜》了,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用学生证来半票吧。

进到景区,看到一圈模型,是根据资料按比例缩建的各朝代岳阳楼铜质模型。往前走过书法长廊便到岳阳楼了。岳阳楼并不高,只有三层,最近还在一侧搭了棚子在维修。我们绕到正门拍了两张照片,就迫不及待地上楼去看洞庭湖了。上去一看,根据当地天气环境,部分搜索结果未显示。眼前除了能见到三四百米内的几只沙船,就只能看到水天一色的白雾了。这种天气下能看到对岸的,真是装了路基X波段雷达眼了。不吹不黑,有图为证:

从岳阳楼下来,在周围景区里转了一圈。有一个小乔之墓,也不知里面的小乔像是怎么画出来的,反正周围卖的东西也和她没有关系,大抵不会有人像我一样在意这种无关紧要的小问题。

随后我们便往君山岛去。准备出行查地图的时候我就很好奇,明明卫星图上看到一大片绿地,还有道路规划,怎么就变成“岛”了呢,大概是以前八百里洞庭还没萎缩之前是个岛吧。所以,原本我们打算坐公交过去,因为时间充足。一问,五月到十月丰水期,公路和陆地都被水淹了,只有快艇上岛。到岛上大约用了半个小时,开到中途时两头不见案,也不知是洞庭大还是雾气大。买票上了岛,我们也不打算看导游牌了,随意到处走就是,因为时间充足。

我们先往岛的西侧走去,爬了一座“猴山”。一开始我还想着,前面大抵是有东西可以看的吧。翻了一个山头,看到一个被承包但荒凉的耍猴场,落落坚持再往前走不要走回头路,于是我们又爬到了另一座山的山头。山顶是一个亭子,居然还是一个文物,但看起来就和老旧的街边公园亭子没什么区别。有两侧山坡是茶园,剩下两条没有走过的水泥路。我选了其中一条,然而没有走多久就看到被封了路,只好回溯。到上一个分支处(还没回到山顶的亭子),我们走到了另外一条小岔路里,再往前走,便是一片茶园。这个时候虽然有GPS信号,但是地图上根本没有这种级别的道路,所以只能不断走下去了。到茶园我便想掉头了,但落落坚持要往下走,试图走过去。于是我们便在茶园里上上下下,他穿着长裤并不怕,我穿着过膝六分裤,小腿就被茶树枝叶刮得乱七八糟了。很不幸,走了将近5分钟,落落才发现前面无路可走,我们只能再次强行穿越茶园。好不容易走出去,回到山顶的亭子,往另外一条水泥路上走,才下了山。

下山以后看地图,岛的西侧基本被我们走了一圈,虽然如果事先知道情况的话我们是绝对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上面的。往东侧走去,算是看到了其他的游客。岛上有个花园,还有纪念中国传说中四大爱情的一些当代修筑的碑文与建筑,对于我们这些单身狗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又走了一会儿,到公园的另一个出口,我们便返回码头,等船回岳阳。

岳阳上岸,看到诺大的一个巴陵广场,上面有一个巨大的塑像,不知是谁在射一条蟒蛇。想来君山其实并无多少好看,然而不去的话到岳阳就没办法呆一天了——实际上,我们到岳阳火车站准备坐车回来的时候,也还没到下午4点。我们坐了一次硬座,我第一次见到和知道原来硬座还有一个车厢两层的。这不是我第一次坐硬座,但是是我第一次目睹硬座车厢里的大妈们在最后人少的时候吃瓜子四处丢瓜子壳,以及抱着小女孩就在车厢里撒尿的。回酒店的路上,我们才意识到,原来坡子街和我们住的地方如此靠近,看来之后几天我们觅食将会很方便。

 

第二天走长沙的非核心景点。原来我根据网上的信息排出来的行程是天心阁-马王堆汉墓-长沙市博物馆-烈士陵园-贾谊故居,然后再在火宫殿里吃晚餐。早上下了一点小雨,并不妨碍出行,但是却让天气凉快了很多。我们慢慢走到天心阁,绕着外围转了一圈,最终决定不进去,就像我们当初没有上黄鹤楼一样。据说以前著名配音演员葛平曾每日早上在此练习,但现在我们自然是不可能遇到他的了。拍了几张照片,我们便坐车往马王堆去了。

当初在查长沙的旅游资料的时候,百度旅游告诉我们,马王堆大概可以玩3~4个小时,下面还有各种评论,言之凿凿地说有多么多的藏品可以看。于是我们便安排了三个小时。看地图的时候我也曾经有过一丝疑惑,因为卫星图上看位于长沙东北方向的马王堆那里是一个小山头,没有任何建筑物的痕迹。难不成是就地保护展示?待我们风尘仆仆地赶到那里,问了几个人要怎么走,却得到了不同的答复,并且基本都表示没去过。走了几段弯路,查了些许地图,兜兜转转,总算看到了马王堆——是的,的确是一个小山头,下面一块牌子指着上面,标识着那里就是我们要找的马王堆。我们爬到了小山坡的顶部,眼前豁然开朗:

一块大约400平方米的荒地,立了一块牌子,写着:“马王堆汉墓一号墓址”,周围只有一个老太太在健身。往下走,看到一件小屋子,这便是“马王堆汉墓三号墓坑”的所在地了,而且还要收两元的门票。我都不好意思拿学生证出来免掉那一半的门票价格了。里面就是一个大坑,对,一个深达10米的被浇筑了水泥保护的大坑,里面什么都没有:

旁边的墙壁上有一些宣传的海报,我们看到了一行令我们无比心痛的字——所有的藏品都已经被移往湖南省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因为要搬迁到新馆址,现在已经停止开放了,因此我们这次也是无缘前往。所以最后,我们前后交通接近两个小时,却用了不到20分钟就找到和看完了马王堆汉墓。百度坑人,真是跟马王堆汉墓的坑一样啊。

坐公交的时候,我发现长沙的公共交通系统似乎也规划得不怎么样。毫无规律的十字路口与红绿灯,明明不是在上下班高峰期,也不是在核心城区,居然一样能够给我们堵上了十多分钟。我还以为出了广州,就再也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了呢。

到了长沙市博物馆,我们领了票往里走,欣赏了一路笔走龙蛇的毛主席书法。老实说,要是用几瓶白的把我灌醉,然后让我来写,我想我应该也能写得差不多,甚至比他的更加龙飞凤舞,反正都是看不懂,或者会有人想办法看懂。走到展览馆,我们又很不幸地发现,布展不开放。感情我们是跟长沙的博物馆相性不好啊,走到哪个都看不到哪个。后来我们往烈士陵园走过去的时候,本想顺路参观一下长沙艺术博物馆(应该是叫这个名字),又一次吃了闭门羹。得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走外面去吧。

到烈士陵园附近,天降暴雨,我们刚好碰到一家百年老店杨裕兴面馆的分店,就在里面吃了个面,顺带歇歇脚。两个人都点了招牌款式三鲜面,我倒是不觉得面有什么独特,倒是汤底做得很鲜甜。吃了面,雨也停了,我们便到烈士陵园里走走。比起广州的烈士陵园,长沙的要大得多,旁边也有一个湖可供行走。想到这是今天倒数第三个点,并且估计贾谊故居看不了多久,我们便慢慢走了一圈。

从烈士陵园出来,我们便坐车到了贾谊故居。现在的贾谊故居隐身于一条繁华的商业步行街之中,两边是各式各样的现代小吃和服饰店。以前是“不问苍生问鬼神”,现在大抵很多人来到这条街上都是不为太傅为逛街。故居不大,很快就看完了,我和落落便玩起了念碑文的游戏,结果很多碑文念出来都充满了消音字符,因为我们两只土鳖并不懂得那些不知该划归到象形文字还是篆书的字体。

从故居出来,土豪落兴致大发,拉着我去了旁边的许留山。这还是我第一次去呢,此前根本不知道许留山是卖什么的。我们各自点了一个芒果甜品,区区一小碗就要整整36元,着实让我吃了一惊,虽然他们的甜品做得的确很好吃,可以值回一半的价钱。

吃了甜品出来,我们便准备去挑战火宫殿和长沙臭豆腐了。很倒霉,不知道哪个综艺节目的剧组在那里拍节目,搞得人山人海,根本吃不了。我随便逮了个人问了一下是什么节目以及是谁在拍,得到了一个兴奋的答复:“是XXX啊!你居然不知道?”啊哈哈,要是这么说的话小姐请问你知道柯西吗?不是柯南,也不是柯震东哟。

无奈,我们先走出来,到外面一个很多人排队的店铺里买了两份各5个臭豆腐。虽然我见过很多次街边卖臭豆腐的,但是这是我第一次吃,因为以前爸妈不允许我买街边的臭豆腐,说是不卫生。有一些报道也证实了这一点,使得我决心把第一次吃臭豆腐留给最正宗的长沙臭豆腐。不过,还没买到的时候,我就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对头:怎么没有闻到臭味呢?旁边电视上放映的介绍片解答了我的疑惑:现在的工艺改进了,用来淹泡豆腐的卤汁已经不那么臭了。没有了臭味,我觉得这已经算是一个缺陷而不是改进了。

一口咬下去,外面的黑皮炸得酥脆,里面白色的豆腐部分尚算鲜嫩,中间的辣椒馅料却让我们两个人都呛到了,因为完全是毫无防备。我们又一次体验到了头昏脑胀四肢无力的感觉。硬着头皮吃完了剩下的几个,我们赶紧去买了一份糖油粑粑来缓一缓。其实糖油粑粑估计就是用加了糖的油炸出来的实心面粉团,因为我找不到其他更多的特性和特色了。至于火宫殿,我们决定留待次日早餐再来体验。

晚餐我们又回去湘水谣吃了,今晚我们吃的是红烧肉、椰菜花和口味虾。红烧肉依旧是做得那么好,让我确信不是因为上一次我因为饿才觉得红烧肉做得好吃的。口味虾虽然只是“微辣”级别,但是端上来以后也是一盘通红,让人心生畏惧。

一开始吃了几个,觉得实在太辣,就先把饭和其他菜吃了,最后再来对付口味虾。吃了几个以后我算是知道要怎么吃了:用碗装着水先洗一下把辣椒油洗掉,再捏住虾体,背部的刀切口就会暴露出来,轻轻一剥就能吃到里面的肉。老实说,虾肉并不怎么辣。然而我吃了虾肉以后,又忍不住想去要一下虾钳,结果吮吸那几下,就被辣到了。这一晚吃完辣以后,不出所料第二天又拉稀了,而且变得每一次拉完以后菊花都跟火烧了一样。真不知道去年落落去四川和重庆的时候,是怎么在那些变态的辣菜下面存活回来的。

 

橘子洲头、岳麓山与橘子洲头分别是在第三天早上和第四天下午晚上去的,中间间隔着一个面基。我把这几个放在一起先写了。

早上往火宫殿去吃早餐。到得里面,人还不是很多,有位置可以坐下,不必排队。周围很多人都是本地人来吃早餐,他们都自己带了大白瓷杯,里面装好了茶叶,到了就招呼让服务员给他们加热水,点的也是3元(不知道是3个还是1个的)大包子。这就像广州的那些老头老太太们喝早茶一样,而且连茶位费都不必出了。我查了一下火宫殿的著名小吃,照单全收,点了网上列出的8个里现在还有的7个。上来以后,除了八宝果饭和臭豆腐,以及一个不知道什么鸡丝,其它的几个我都没办法把名字和实物对应起来。

这里应该是臭豆腐、龙脂猪血、煮馓子、八宝果饭、小笼包(姊妹团子没有了)、荷兰粉、三角豆腐,有能对应得全的请务必告诉我。

 

地铁到橘子洲头,我们先往北走了一段,就折回去往南走。天上开始下起了小雨,这让我们感觉有点麻烦,毕竟我们要走不短的一段。在橘子洲上看了一下,湘江两岸,一侧岳麓山,苍苍郁郁;一侧城区,并没有多少多少江边建筑,江滩都保留得很完好。城区侧靠近江边的是好几栋万达集团的大楼,或者说是几个万达集团建起来的正方柱,实在是一点美感都没有,和秀气的湘水岳麓格格不入。

走了一段,我们打开手机地图,一惊:之前竟然没有意识到橘子洲头有那么长!我们才走了不到一公里的路,而毛泽东雕像和橘子洲头还在前面差不多3公里的地方!前一晚的口味虾正在我肚子里发挥功效,加之又开始下雨,所以我们决定回程的时候要坐观光车。又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走到了橘子洲头的毛泽东雕像处了。烟雨凄迷,东侧的岳麓山若隐若现,争流的百舸都隐去了踪迹,偶尔有一两只鸟儿被游人惊起飞出千百芳丛,浅底里翱翔的大概也只剩下带鱼了,只有年轻时的毛爷爷雕像似乎看穿了万类霜天。

次日中午,我们约11点从酒店出来,到坡子街上觅食。很快,我们决定去百年老店双燕楼吃馄饨。馄饨做得挺爽滑,然而汤底有些重口味。约12点左右,我们便从东门上岳麓山了。岳麓山和白云山差不多,都是300米多一点,但我们爬岳麓山却比爬白云山要辛苦。因为一来时值中午,虽然早上下过雨,但是依旧闷热;二来岳麓山车行道两侧不像白云山一样有一些可供坐下休息的椅子,所以我们只能一口气往上爬,爬了半个小时便到了山顶的电视塔。往前走到观景台,可以从山顶看到橘子洲和对岸。虽然空气质量不是很好,但我们仍然勉强能看到橘子洲头的雕塑。

我们慢慢走下山去,到麓山古寺和岳麓书院去。山间小路错综复杂,好在地图上有标出对应路线,GPS的定位也够精准。路上我们听到有些其他游客抱怨说这山上怎么这么多的墓,还好我们只去黄兴墓和蔡锷墓,因为别的我们都不认识。到了麓山古寺,我们进去转了一圈,考虑到我们并不打算烧香拜佛,所以没有进任何主殿。在斋堂后的墙面上有《心经》全文,我吃惊地发现我居然几乎可以背出前面的四分之一——但是是膜蛤版的。出了古寺,往前没走多远便是爱晚亭,“停车坐爱枫林晚”的爱晚亭。然而现实是,停步坐爱枫林午,景区人多到处堵。另一方面,如果把爱晚亭的牌子摘下来,我想大抵没人能看出这个亭子和其他新修的亭子有什么区别。

最后,便是我们期待最久,也是最负盛名的岳麓书院了。岳麓山尚且不收门票,但是岳麓书院却要25的学生票。岳麓书院不算小,我们走马观花地看了一圈都要差不多半个小时了。之所以是走马观花地看,是因为里面很多房间现在都是挂了某某先生的像,旁边是简介。对于“道南正脉”的卫道与传道先生们,我有的兴趣最多只能算一个零测集。在旁边的中国书院博物馆里看了一圈,吹了一阵空调以后,我便往岳麓书院的大门去了,拍下了那个挂着“唯楚有才 于斯为盛”的牌子。

这让我想起了岳麓书院出版社。对于某些被人民文学出版社阉割得不忍直视的书目,岳麓书院出版社敢于一刀不割,并且在卷首里指出哪些地方是其他版本可能删节的。我想,这才是真正的文化自信!

从岳麓书院出来,还不到4点,我们便先回酒店歇息。约莫7点出门,到坡子街上的又一家百年老店新华楼吃了一顿晚饭。炸酱面做得不错,酱码用八角出味,很浓郁,但并不重口。豆皮和糖酒冲蛋也不错,但豆皮不如武汉吃的三鲜豆皮来得好吃。

饭毕,我们往外走到江边,准备看周六晚上在橘子洲上燃放的烟花。烟花8点半开始,我们大约7点半到江边,但已经是人山人海。走下堤岸,柳树底下密密麻麻地摆满了塑料凳和沙滩椅,都是私人收费,然而也已经几乎坐满了。

我们往杜甫江阁那边走了一段,找了一个地方准备坐在地上看。很多兜售人兜售报纸给游人垫坐,我算了一下,还不如从包里的草稿纸夹里拿些用过的草稿纸和还没用的A4纸来得划算。坐下等了半个小时,烟花终于开始了。火树银花照亮了江面和橘子洲,有些爆炸半径甚至将近两百米。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场看那么大规模的烟花,虽然应该没有维港新年烟花来得厉害和好看,但是大抵和白鹅潭的不相上下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一场雄壮的烟花了,还是直接上图吧。

第三天中午,我和落落与战吧里的一位画画大触,璎珞面了基。前文已经讲了我们将要去别人家见家长和吃饭,结果到我们上了她哥的车,才知道有了变化——她哥前两天出差回来了,于是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即他跟着我们玩。这倒也好,起码不必担心见家长时被问各种问题了。璎珞是个Lo娘,那天穿了一个日常款的Lo装出来:红色裙子,配白色蕾丝过膝袜及红色高跟鞋,跨一个复古式的皮包,梳着两根黑长直的马尾。虽然她比我们大两年,但是感觉她说话有点像小姑娘,不知是我所在的环境中看到的汉子太多导致我的判定标准发生了偏移,还是的确如此。她亲哥比她大了起码10岁,搞得我们有点尴尬,不知道该叫哥哥还是叫叔叔。原来是老来得子,难怪如此小心呵护。我们交换了礼物——我和落落各自带了广州买的手信,她则给我们各自画了一个书签,由我们自己指定内容的。后来我回去查了一下,她还是非常用心的,因为我发过去的立绘是半身像,她去查了全身图来补完了一个完整的。

随我们意愿,我们一行人先去了湖南第一师范的旧址,去参观当年毛爷爷求学之处。璎珞她哥也是会玩,一进一师,他就说“你们年轻人自己玩,我也自己看”。我们随意走走看了看,发现当年毛爷爷坐的位置正是各种动漫里大Boss和主角们坐的位置:教室靠窗一排倒数第二位。走到他们当年住的宿舍,看到门口的牌子写着当年毛爷爷带动大家在宿舍内也认真学习,提倡在宿舍内三不谈:不谈金钱,不谈价钱琐事,不谈男女感情。我想了一下,用一句话就解决了这三点:“我爸说我再不谈恋爱下个月就不给我生活费了”。至于在宿舍内学习……难道是因为没有图书馆和自习室可以去么。连回到宿舍都不能放松和休息,这个舍友真是不好对付啊。

中午我们在附近又吃了一顿湘菜,又点了一次红烧肉。但是这一家的红烧肉做得差得多了,瘦肉如嚼甘蔗渣,肥肉如咬软糖。饭后,我们原本打算在梅溪湖告别,然后我和落落在附近走走等晚上的音乐喷泉,结果他哥看到有四人单车,就给我们租了一辆让我们三个人骑。璎珞平时不常出门玩,一出门便和落落一起人来疯。这俩家伙还试过趁我下车的时候把车子骑走,让我追着跑了好一段路。后来我们玩起了平地急转,我和落落在一次转弯的时候没有留意到转弯外侧有一个小坡,差点就翻车了,真是好险。

骑了一个小时车,我们就此别过。我和落落在梅溪湖旁边走了一会儿。梅溪湖是去年才开发起来的新区,网上有不少人说要到这一片买房养老。但不得不说,环境的确是好。随后,我们找了个咖啡馆蹲到晚上7点多,再去看音乐喷泉。天暗下来以后,我才看明白为什么这个雕塑叫长沙之星:

然而我还是不知道这个雕塑有什么特殊意义。放到别的城市也完全可以嘛。

音乐喷泉很大,目测有将近两百米长,有几个阵列。湖对面有激光,打在水雾上形成各种各样的3D效果。这个音乐喷泉比西湖边的要大得多,但是音乐和水光配合得并没有西湖边上的好。

由于周围坐车不易,又离地铁站很远,所以差不多看完的时候,我们看到有空的的士,便拦了回去了。

【湖南游记】第三篇 湖湘》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