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游记】第二篇 边城

到凤凰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这个小县城没有飞机场没有火车站,来往全靠公路翻山越岭,虽是在中南腹地,却也不愧那个“边”字。晚上除了的士,已经没有别的交通工具了,我们便直接飞奔南华门,准备在那里进古城,因为订的客栈在古城里。凤凰并不大,古城便是其核心城区,外围不过三四公里。不记得从哪一年开始,古城开始围起来收钱,因此还导致不少里面的商铺抗议。要翻墙逃票进去的方式总是有的,然而我们并没有这么干。因为一来我们拖着大包小包,二来比起成人全票的140,学生票居然只要20!这是学生证省钱比例最高的一次。

文青们在凤凰开客栈,大抵和在丽江开客栈一样,可以列入某些榜的四位之中,然而我们要住的就正是一位1982年生的女文青开的“凤凰候鸟驿站“,因为这是张家界那边的客栈老板帮我们订的。客栈里有好几个义工,出来了两个妹子帮我们从南华门拿行李进去。走近客栈,便闻到大厅中阵阵“流淌的歌声”系列曲目歌词,夹杂着女文青自由散漫与天马行空的气息。老板娘慵懒地靠在窗台上看着一本三毛的书,旁边的iPad似乎正打开着豆瓣,另一位妹子在一本手帐上涂写着什么。那一瞬间,我想起了王路老师和他的那篇《孙悟空与苍井空》,深恨自己腹中无墨,羞与两位小姐姐交流。我想,我还是老老实实滚回去看《Matrix Computation》比较现实。

到房间里放下行李,稍作打点,我和落落便下去找地方吃饭了,因为我们上车之前并没有吃晚饭。找了个土家菜馆,点了个青菜和唯一一个不辣的肉菜:农家香肠。然而这肉口味太重,剩的很多只能拿来喂猫。可怜我不仅无力与小姐姐们交流,连猫都不理我,只去吃落落喂的香肠,呜呼哀哉!

往外走到江边,便是古城的核心段。10点刚过,正是夜生活最炫丽的开场。远处山上塔顶的绿色激光照灯在古城上空一遍又一遍扫过,向世界昭示着古城的夜生活并不再是边陲古风。沱江东岸的一条街上全部都是酒吧,以一种不死不休的姿态向外喷射着店内灯光和癫狂的歌声。门口的店员热情地招揽着我,说里面有很多单身的美女,我看了看双手,举起来向他坚定地摆了摆,便拉着落落走开了。我真不愿意在东岸多作停留。沈从文写作的时候喜欢放音乐,但我想他大概不会喜欢自己的故乡如今变成了农业重金属歌曲和三流公鸭嗓子歌手们的天堂吧。

上几张凤凰古城夜新春的照片。

 

在江上过了几次桥,看了一下,江水已经大不如六年前的清澈了,虽然六年前的时候也并没有清澈到哪里去。我们往上游走了一段,看着江两边的建筑鳞次栉比层层上升,一色的客栈和饭店。回程的时候,爬上了南华门一侧的小山头,得以从高处一览古城夜景。不得不承认,夜景要好看,一要堆灯,二要水衬,这两者真是一个也不能离。

次日早上,我们8点半起来,到江边行走。先坐了一段船,船夫们在末端的时候唱了几句,也算意思意思。到了古城下游段,便都是吊脚楼了。原本的古色古香风韵犹存,但已经被商业化的磨光算子给磨得如同皮条;木棍底下的水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堪入目。往下游又走了一段,站在桥上有风,靠岸走就没有了。江西岸的食肆有很多都有卖竹筒饭,连招牌图片都一样。重新走回古城里,看见几处拉姜糖的,那些姜糖在太阳照射下金闪闪地发光,颇有些像硫铁矿(二硫化亚铁)。

再往前走到沈从文故居。故居不大,游客不少,其实并无多少好看的,特别是对于我这种连《边城》都还没看过的人。然而来都来了,总得先拍几张照片,再看一看简介,以示尊重。

中午简单在沙县里吃了点东西,我们便回去收拾东西准备退房。我买了一沓明信片在楼下大厅里写,因为我们下午的车并不赶时间。我顺带问了一下,才知道凤凰的很多客栈都招义工,包食宿(大概没有工资和自负交通费用),这些义工基本都是大学生,偶尔有研究生。她们说虽然一天看上去挺忙,然而并没有什么卵事可以做。就这么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地厮磨一段时间,还能拿义工时数,对很多人来说似乎真的是一个不赖的选择呢。

下午坐车到怀化,在麦当劳里蹲了两个小时,再坐高铁,便到了岳麓山脚湘江之畔的长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