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走近,却已远去

早上看到岩田聪去世的消息,颇为感慨——游戏机三巨头之一的创始人就这么离开了。点了一条转推,发了一个蜡烛,视线离开屏幕搜捕了一下,朝着老爹喊了一句:“诶,岩田聪去世了,任天堂的社长岩田聪去世了啊。”

老爹没抬头,一边看着K线图一边说:“哦,任天堂,岩田聪?关我啥事?”

哦,任天堂,岩田聪。关我什么事?

我努力地搜寻了一下记忆,看看自己怎么和任天堂以及岩田聪扯上了关系。超级马里奥,很经典,我玩过,但不记得是小学几年级还是没上小学的时候,和隔壁家的小孩一起玩的;俄罗斯方块,这个更经典,我甚至在以前老妈考研时买的电子词典上都玩过。然后呢,然后呢?GameBoy,Wii,Wii U,3DS,我都见过,我都没有。岩田聪,我上一次看到和他相关的东西,还是两个月前笔记归档整理的时候看到的那两张被放到PSP上的岩田聪壁纸。

没有别的了。我和岩田聪,和任天堂,甚至不如我和楼下的物管保安更熟悉。我也不是游戏主机党,我是坚定的PC玩家,然而我为什么会有所感慨?

今天还有一条新闻,周杰伦有小孩了。我想起得知周杰伦结婚的时候,向来不听周杰伦歌的我,也发自心底地感慨:周杰伦也变成一代人的回忆了,他的歌也变成经典了。当我想哼一两句他的歌的时候,已经只记得“菊花残满地伤”了——因为别的歌词实在听不清楚——如果不是“菊花”后来有了特殊的含义,我想我这一句也不会记得的。然而这丝毫没有妨碍我当时的感慨。那应该也是我第一次让娱乐新闻占据了我如此多的大脑机时。

我向来觉得自己是个不怎么跟得上时代的人。小学的时候,别人听歌、追星,我拆家里磁带机玩;后来人家联机打CS和红警,追着电脑配置走,我却逼着我爸给我把电脑折腾回去Win98让我玩大航海;再晚一些,别人都开始玩微信公众号了,我还在用RSS和邮件。如果不是遇到全战系列,我甚至都不会买现在的座机。但当一个时代过去时,曾经身处其中的我,即使未曾参与其中,也会为此而感慨。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我并不知道为何会如此。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集体记忆的一种?

未曾走进,却已远去。谁在烟云处情深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