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之行·杭州

    李华梅提督的母港,坐标N30E120,产瓷器、丝绸、麝香和翡翠,港口外有大量温泉可供探索和加经验……很早以前,我便从《大航海时代四》中对杭州有了初印象。这次,我终于来到了杭州,这一座中国最佳的旅游城市,来领略它的风采。

    10号晚上刚刚到杭州时,下了一点小雨。到了汉庭,我才意外地发现,这一家汉庭是以前的“清泰第二旅馆”改建过来的,所以内部布置得也颇有些古色古香,建筑都还是保持着原来的砖木结构。但是因此,消防要求酒店房间不能设置内锁,这让我多少有点担心,特别是当我打开门以后地上有三张大保健的小广告。虽然很无奈,但是也还是只能接受,因为我也别无其他办法。好在最后第一晚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11号全天我都在看西湖。一早起来,在酒店附近随便吃了个早餐,我就花30块租了一辆自行车,租期到下午四点。西湖边缘有很多公共自行车,租价很便宜,但是由于要办卡,前后麻烦,所以我就没有考虑了。我住的酒店走出来,是西湖的东侧,我便沿顺时针方向一路前去。
    西湖边缘一带不允许自行车进入的,因为本来道路就窄,行人也多,所以我只能在外面的马路上骑行,好在杭州的马路两侧都专门有自行车和电动车道。我停下来的第一站是一个湖边的广场,但是那里早起伴着《小苹果》跳广场舞还一边跳一边喊“不离不弃”的大妈们把我吓回去了。昨晚毫不容易酝酿出来的一点文艺情怀就这么被一扫而空了,真是让我有些不爽。
    下一站到的是柳浪闻莺。盛夏之际,闻莺自不可能,蝉鸣却震耳欲聋。柳浪依旧,偶尔一阵风吹过,还有少许落叶飞舞而下,比春天更多一层意境。不远处的钱公祠似乎没开,不过大概开了我也不会有太大兴趣进去走吧。
 
    继续前行,便到了西湖第一景的雷峰塔。
    雷峰塔的倒下,因鲁迅先生的文章,大抵没有什么人不知道。现在,故雷峰塔的遗址经过考古挖掘后,已经被玻璃围墙隔开,如同白娘子被压在旧雷峰塔下一样被压在新雷峰塔的下面。现在,遗址只剩下一些地基和砖墙,不看照片已经无法想象雷峰塔的原貌了。和在寒山寺一样,虽然玻璃围墙周围写有不要往遗址里乱扔东西的告示,里面依然是一地银光,恒河沙数的硬币布满了整个遗址外围,而遗址上也有不少被投掷过去的硬币。
    “莫非他造塔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要倒的么?活该。”鲁迅先生的这句话广为人知,但莫非鲁迅先生写这句话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会被再竖起来的么?无论是雷峰塔,还是道士塔,即使曾经倒过,也终会被再竖起来,即使不是原来的用途,也被找到了新的魂灵。国人好借古言今,上有桑弘羊说贤良文学“道古者稽之今,言远者合之近”,下有康有为“新学伪经考”,大抵都因需寻一“正统”之名以便行事。不知何时,国人才能有勇气,不需要从故纸堆中寻出做事的理由来?
    新雷峰塔中间有直达4楼的电梯,和黄鹤楼异曲同工。坐得上去,也还是能看全西湖和周边的山景的,比看不到江水的黄鹤楼要好得多。并且不得不承认,西湖边上很难找到一个比雷峰塔顶更好的观景之出。碧波荡漾,微风轻拂,荡舟点点,西湖之美尽此一望。
    二楼还有木雕画组,讲述许仙与白娘子的故事,雕刻得也算精美。
    下了雷峰塔,我便骑车直过苏堤。苏堤现在已经被拓宽至两车道,两边还有行人道和各种草木。钓鱼的人不少,有的甚至是在面前摆开一排鱼竿。时值中午,太阳晒得厉害,又闷热无风,我没有多作停留,径直往北岸骑去。苏堤上看西湖,除了能同时看到西湖的内外两侧,与湖边别处看我觉得并无什么差别。而且由于三潭映月的位置,苏堤南段的视野并不如苏堤北段和西湖东北岸。果然还是要春天走苏堤才比较合适啊。
    来杭州之前,我便知道楼外楼的鼎鼎大名,虽然知道会比较贵,也决心要去试一次。苏堤北段就有楼外楼的岳王庙店,我便就近选了那家。
    从第二天的情形来看,没去孤山的两家店是正确的,因为那边早就爆满了。我点了一份红烧肉、一盆莼菜汤和一条醋鱼(草鱼),外加一碗米饭,也就142元,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夸张,属于可以体验一次的范围。三个菜上得都不慢,20分钟内全部上齐了。我先吃了东坡肉。
 
    肉有三层肥三层瘦,焖得很酥软,基本上入口即化,但是并不肥腻。一寸半见方的肉块里面也已入味,但外面的味道并不重。
 
    莼菜汤虽然加了不少麻油,还是感觉比较清淡。莼菜外面有一层胶状体包裹,吃起来非常爽滑脆。汤里有火腿块和虾仁,但是没有鸡丝,这三样是网上应该有的汤料。
    至于醋鱼,我并不怎么喜欢。虽然我打小不爱吃鱼,但我这次不喜欢醋鱼与此并没有关系,也和草鱼多骨无关,是因为醋鱼实在太酸,而且有点腥味(可能是草鱼相对不易去腥的缘故),别的就什么都吃不出了。所以,对这道杭州本地名菜,我实在没办法给出多么高的评价。
    我没有点龙井虾仁,这是一个遗憾,但就这三个菜我都已经吃不完了,一斤多的醋鱼我最后还剩了四分之一,再点虾仁的话估计就得剩得更多了。也罢,留点念头给下次也是极好的。
    从楼外楼出来,旁边便是岳王庙。里面有各殿展示岳飞生平事迹与相关之物,以及长跪岳王墓前的四个铁像。大抵是以前朝铁像吐口水的人太多了(我至今还记得某本历史课本上那张两个阿姨朝秦桧吐口水的照片),现在铁像旁已经有警示的牌子了。走一走,拜过岳王墓,也并没有多少其他东西可看,我便骑车上了白堤。
    白堤上有著名的平湖秋月。然我骑车到达时,正是一天里最晒最热的下午两点,既无高爽秋意,也无皎皎圆月,我只好从手机中翻出同名的曲子,在湖边坐上一会儿,努力让自己想象一下。过了平湖秋月,便是著名的断桥了。说来我们大学英语期末考的翻译才刚刚让我们译过“许仙和白娘子在断桥上以伞定情”,被我蹩脚地译成了“On the broken bridge, an unbralla witnessed their love.”现在终于有幸得以实地一间。然天公不作美,明明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雷阵雨,但是却晒了一整天,也不在我倒断桥的时候来那么一两滴雨水。翻译题里还说,这个地方很多情侣喜欢来,我却没看到什么情侣,大抵是因为中午都躲在空调房里情调去了吧。
    现在,即使扣掉许仙救命之恩只有跨种族之恋,人们大都支持许仙与白娘子的感情,那退一步讲,同种之间的同性恋,为何就受到那么多人的歧视和误解呢?许仙与白娘子之恋,以及同性恋,有人认为是鼓吹了不正当的取向,但不反对这种行为不等于鼓吹这种行为,又何惧之有?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
    一路看来,西湖边上有几处种了大片的荷花,但仅限那几处,并无“接天莲叶无穷碧”。荷花开得也并不太多,且以淡粉色的为主,虽然映日,也不“别样红”。有伸手去摘荷叶和莲蓬的小孩,看得我心惊胆战。
    绕着西湖骑了一圈回到出发点,我就先回酒店里睡了一觉,下午5点多才起来去逛南宋御街和河坊街。虽然说这两条街都是极有杭州风格的,但是在我看来也就是看看建筑,因为店铺的内容实在不值一题,和别处的特色步行街一样,所以只有建筑能看看了。南宋御街上的建筑以传统建筑和西洋建筑混合为主,而河坊街上则大都是传统建筑。不过南宋御街还在街上有一两条明渠,构成所谓的水景。
    逛过这两条街,我便往西湖边上走去,看看西湖的夜景。西湖的夜景的确也很美,星星点点的灯火环绕在西湖沿岸,湖中游船灯火倒映在湖中,有如天灯。
    但晚上的西湖边缘绝对不是宁静的,因为稍微空旷一点的地方就免不了有广场舞的大妈们的存在,而稍微狭窄一点的地方也都摆上了吃饭的桌子。距离我白天起点处不远,便是音乐喷泉。我赶上了最后的两场,一场是远处观看,一场是靠近了看。喷泉水柱如善舞的长袖一般,颇为好看。但抵近观看的时候,由于有些时候水柱喷得太高,风向又刚好吹西南风,我因此被洗了几次澡。
 
    12号早上,我到火车站寄存了行李后,便往灵隐寺去了。不得不吐槽一句,灵隐景区的门票政策真是奇葩。景区有一个门票,里面的寺庙又各有各门票。我只进了灵隐寺。虽然规定只允许敬寺中提供的三柱清香,但依然香火旺盛。大雄宝殿门前,人们争着往高的香炉里扔硬币,也不知到底是何种习俗。大雄宝殿中供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牌位,让我感到有些不解,因为此前看到庙中所供奉的牌位大抵都是神佛的牌位,以国家作为主牌位供奉的实在是第一次见。大雄宝殿后面的药师殿中10点半有讲经会一类的活动,我看了开头的一段,惶惶不知所云,便退出去了。
    走得差不多了,我便去登飞来峰。但是令我失望地是,登飞来峰实在没什么意思,爬了半天上去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一个小平台。倒是飞来峰下面的飞来峰造像,也就是那些石刻佛像群,还更有意思。
    从灵隐景区出来,我来到了孤山岛上的浙江省博物馆。这里只是一个馆区,并不大,只有瓷器的展览。诸多瓷器中,我偏爱冰裂纹的白瓷,但在馆中并没看到,倒是见到很多精美的青瓷和青花瓷。有直径近一米的青瓷盘,实在让我吃惊。
    虽然中国的英文名是来自瓷器还是来自秦还有争论,但是我相信,瓷器是中国文化的代表之一,应该是无可争辩的了吧。
    离开浙江省博物馆,回到杭州城站,坐上K209次返回广州的列车,我这次的长三角之旅也就到此结束了。

长三角之行·杭州》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