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之行·南京

    高铁上也并不都是无聊地看着窗外的重山。邻座一位带小孩的叔叔,在下车前半个小时和我聊了一下,问我是不是高中生出来旅游。这一刻我被感动得泪流满面,因为两个月之前我在学校饭堂里吃饭,两次被老教授搭讪,先后被问是不是论文被老板毙了/被女朋友甩了的研究生,让我对这个看脸的世界一度感到绝望,如今这个叔叔让我重新燃起了一点希望,真是太感谢他了。6号下午5点,我到达南京站。我订的汉庭在玄武湖隧道旁,一站地铁就到。虽然今天已经出太阳了,但是南京还很凉快,完全没有四大火炉的感觉。

    入住酒店休息了一下,在附近随便吃了个晚饭,我就去走玄武湖了。玄武湖畔是南京的旧城墙,依然完整而雄壮。穿过瓮城,玄武湖就一览无遗了。东北方是我刚刚离开的南京火车站,东南方则是几个湖心岛。微风吹过湖面送来阵阵的凉爽舒适,因此湖岸有很多饭后散步和健身的市民。湖边有些地方有不少荷花以及一些别的水草,亲水平台也不少。我一路往南走,居然能听到三四次粤语口音,真是壮哉我大吃省,无怪此前去武汉看樱花的时候《楚天都市报》会写“今年赏樱粤语不再‘唱主角’”了。天色渐暗,我误打误撞进了一个绳子上挂满相亲信息纸片的广场,差点被认为是去相亲的,赶紧屁滚尿流地逃了出来。天完全暗了以后,玄武湖旁却依然热闹,因为人实在太多,比汉口江滩要热闹多了。从几个湖中岛横穿过去以后,由于青奥会施工围蔽我找不到出去的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老大爷带路,虽然带了我出去,却是往车站的反方向带的,害得我又多费了脚程。回到酒店,已经将近10点了。
 

    7号早上我去南京大学仙林校区看基友们。南大在当地比较低调,所以基友们跟我说过一个很著名的“南哪梗”:-同学你去哪个大学?-南京大学。-南京哪个大学?南大的阿卡林属性还有一个体现:某一年高考后百度南京大学的贴吧里有一个帖子,问南大是不是一个三本学院,楼下一水的回复南大连三本都不是只是五百本,因为南大发的本子上有一行意义不明的“500本”。因此,南大的基友们从来不需要去黑兄弟院校,他们在自黑的道路上登峰造极越走越远了。
    南京的地铁无论是班车密度还是行驶速度上都不输广州地铁,在新街口换乘坐到南大仙林校区一共14个站,只用了37分钟。另外我才看到,原来南京的地铁隧道里有很多显示屏,上面都是(静态?)广告画面,列车飞驶经过时便成了动画。在最后的几站,地铁出了地面,外面一片都是郊区,让我有一种回到高中的恍惚感。好在南大正门对面就有餐饮娱乐一条街,要不然真不知道小伙伴们除了Dota和撸啊撸还能有什么消遣指之处。
   这是进了南大仙林校区的正门以后拍的。
 
    由于前一晚开黑激战得太晚,我到南大以后接我的烧猪居然还没起床,我得自己先摸索到他的宿舍楼下。一路走过去,中大路(我一开始还激动了一下,后来才意识到是国立中央大学的简称,金大同理)和金大路直通向霸气的图书馆,图书馆西北方是一栋8层的学生活动中心,实在是令人吃惊。见到烧猪后,他带我继续逛学校。仙林校区圈了很大的一块地,至今还有很多仍未开发或者正在开发,和中珠一个尿性。所以走了一圈下来,我们都有点累了,便在校内找了个冷饮店坐下聊到了11点。随后我为了去找罗大牛,顺带蹭了一节他们的“Personal Software Process”课程,虽然我几乎完全听不明白。中午南神也起床了,我们四个人便去校门外一起吃了顿饭,大家一路都在努力地自黑和吐苦水。最后都不得不感叹,现在流的泪都是选专业的时候脑子里进的水啊,要是选一个偏文科一点的专业现在哪还要那么辛苦呢(南神物理、烧猪医学8年、罗大牛软件工程)。
    吃完午饭,我一路奔赴钟山,准备登中山陵。万万没想到啊,中山陵周一不开,我居然没有注意到,只能马上改行程。想了一下,我便往阅江楼去了。登上阅江楼,长江大桥和江南江北两岸便尽收眼底了。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长江,被几条大桥横跨其上,不再是天堑了。古城墙在楼下蜿蜒开去,渐渐隐没于城中。虽然《阅江楼记》早已有之,但现在这阅江楼却是上世纪80年代才修起来的,还依然列于四大名楼中,让人略感无语,不过楼顶望去的壮丽景色,确实让此楼有这个资格。
    阅江楼上看长江大桥。
 
   阅江楼上拍的全景照。
 
    一生挚爱长者。
 
    下了阅江楼,虽然天色尚早,我还直接往秦淮河夫子庙一带去了。到了以后,太阳还没下山,我就慢慢过了秦淮河往白鹭洲去。但是白鹭洲里实在并无什么好看,一来晚上灯还没开,二来拙政园之后我对一般的园子都有些不屑,所以感觉白白浪费了那20块钱和一个小时。往秦淮河边上走,由于青奥会围蔽施工,有一段贡院步行街和临江的路都走不了,实在可惜。进了美食步行街,看到的全部是新的食肆,卖些不三不四或者并不地道的“美食”,来骗没有准备的游客的钱。我便直接走到夫子庙里去了。
    秦淮河傍晚。
 
    夫子庙正门。
 
    孔子庙进门便是八位弟子的石像和一个大香炉。崇拜孔子我能理解,但将孔子当神仙一样拜我实在不解,孔子本人主张敬远鬼神,若他知道他身后被人如斯拜祭祈求,不知会作和感想。因此我只是在大殿中,按礼节拜了三拜,并未敬香烛。孔庙后面是个书院,以前走出了过半的状元。在书院前面正是繁华无比的秦淮河,大抵有诱惑试人之意吧,真是为难这些只读圣贤书的书生们了。一朝金榜题名,便可策马过河欢度金宵,不知有没有“修于孔庙而坏之于秦淮对岸”?如今中国的大学生们,却大有在12年的修炼后半年就坏之于宿舍的人了,不禁令人叹息。
    出了夫子庙,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自然是觅食秦淮八绝了。我最先看到晚晴楼,但被138元一位的价格吓到了,并且为了能多吃几家,就不在晚晴楼包办一切了。走过去,奇芳阁的鸭油烧饼已经没有了,什锦素包还有,我就来了两个,虽然味道不错,但是感觉并无特别。然后走到蒋有记吃了他们的牛肉锅贴。这倒是颇为不同了,锅贴煎得金黄,皮脆而不硬,咬开便是牛肉的浓香。莲湖糕团店的糕点我也尝了一些,但是感觉一般。其他的四绝,我没有找到,不过恐怕就算我找到了,我也吃不下什么了。
    从夫子庙回来,我的脚已经几乎半残了:因为这几天走得多,加上鞋子有点松,左右脚的无名趾都已经起了个大大的水泡,走一步痛两步。  但既然出来旅游,大无因脚痛就躲回酒店不走的道理,所以我决定明天换凉鞋再战。
 
    8号早上,我先去寄存了行李,然后便直接奔赴钟山。考虑到今天除了爬山还要走博物馆,我果断在钟山景区坐旅游公交或者游览车。作为一个中大学子来到南京,中山陵是必去不可的。据说墓碑背后原本应该有胡汉民或者汪精卫所写的碑文,好在当时两人都没敢下笔,要不然恐怕两人之中无一人能做到公正客观地评价国父的功过(同理,我认为对将、毛、邓都是如此)。青山苍苍,松柏悠悠,踏过代表当时3.92亿人民和五权分立三民主义的392级8层台阶,便上到了主馆。
    入馆绕行一周,国父的大理石雕像安坐中间,透过大门一眼望尽北伐军所经过的江南之地;可惜我并无鲜花可以敬献。
 
    从上往下看,非常壮观。
 
    下了中山陵,我便往明孝陵去了,但后来事实证明我不应该去明孝陵,因为我对风水、墓葬等知识一无所知,到明孝陵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中山陵要气派得多了,查了一下才知道果然是有意而为之的。至于灵谷寺景区,我就没有去看了,而是直接到南京博物院去了。
    朱重八同志的脸给我了莫大的希望。
 
    作为全国三大博物馆之一的南京博物院,刚下车就感受到了它的非凡气派。由于脚力不济,在南博的六个馆中,我只走了民国馆、历史馆和特展馆,艺术馆我自知大抵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就不走了,数字馆自动略去,非遗馆时间不够。在我走的几个馆里面,民国馆是我觉得最有意思的,里面很好地复原了民国时期的城市风貌,只是里面展品少了些,建筑内部大都是商店。
    历史馆和特展馆中良渚时期的玉杯玉琮和东汉铜牛灯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还有一位雕塑家的展览,不过我不记得名字了,里面看到了我们数学系的祖师爷。
    大约下午3点半左右我离开南京博物院,前往总统府。总统府也算是南京一个标志性的景点了,不过里面能看的东西并不多,只有主轴线上的建筑与展品比较值得一看。另外,现在的南京图书馆就在总统府前面,但看上去似乎还没有南大的图书馆大。最后,由于总统府内的路线比较多,而地图全部没有标注当前位置,所以我差点就在里面迷路了,还好最后没误火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