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日本之行,三:函馆&登别

22号是我们行程里比较轻松的一天,主要是不必赶早,起来以后去伊丹机场坐飞机到函馆。说来好笑,伊丹机场只飞日本国内航线,却叫国际机场。大概是由于日本的机场附近都是密集居民区的缘故,我感觉在日本坐的几次飞机,起飞以后都是大角度拉升和旋转,之前在美国坐飞机的时候似乎并没有那么丧病的操作。我们坐的ANA的航班,机型不记得了,并没有座位娱乐系统,但是有免费的WiFi,随便上网而不是免费只能用聊天软件的那种,比美国航司有良心多了。我在机上即兴下了一个 besttrace 到平板上,速度大概 100 KB/s 左右,真是让我友邦惊诧了。

下了飞机也很友邦惊诧,因为ANA居然把我的行李箱搞脏了,不知怎么漏了些机油上去。两个樱花妹费神费力地擦了15分钟以后拿来了一张托运事故单让我填,然后给了两千日元清理费。

也不是不能用……

走出机场,外面的气温让我真切地感受我来到了北国——还好,不穿秋裤暂时还是撑得住的,才零下三度。坐穿梭巴士到市中心的JR站,中间一大段路都是临海公路:

路上,我也不知是哪里来的求知欲,一本正经地对着水工和傻鱼问了一句:『雪为什么是白色的?』然后他俩也一本正经地从漫反射的角度讨论了一下。落则在一旁目瞪口呆地说,这个问题不是应该回答下面的标准答案吗:

我们在函馆就住在JR站旁边,旁边就是函馆朝市,姑且也算是函馆最繁华的地方。在日本,像函馆或者和歌山这种小城市,JR站一般都是一个商业中心,毕竟是人流最密集的地方。在国内就反过来了,高铁站一般都在鸟不拉屎的地方。

到酒店放好行李添了衣服,我们就在楼下凑合对付了一顿午饭。这吃的盐拉面店里贴的报纸写这是函馆名物,但我看也不过就是一般的拉面加上函馆本地的盐罢了。在吧台目睹了师傅煮面的全过程,感觉这比国内的一些兰州拉面还省功夫,因为我以前吃过的一些兰州拉面真的是现场拉的面,而这些日本拉面店基本都是买现成的面。这面馆最有意思的是筷子,用的是正五边形的,因为函馆的标志性景点是五棱郭:

吃了饭我们就去五棱郭了。我上次来这里,还是在打武士之殇的历史战役最后一关的时候,最后甚至要出动将军卫队下马肉搏才侥幸取胜。现在来了,总算可以亲眼看看这个著名的棱堡了。五棱郭旁边现在建了一个五棱郭塔,但我们没有上去,而是直接进去走了一圈,反正也不大。

进去以后四个热带生物忍不住了,还是先打了一场非常naïve的雪仗。我们后来还颇为恶俗的玩法:搓个雪球当螺旋丸在身后从下往上拍到别人档里,美其名曰『公的资金注入』。接下来的几天里『公的XX注入/流出』成了我们一个新梗。

水工手挡雪球

五棱郭里唯一剩下的建筑:御所

晚上我们坐缆车到函馆山上去看夜景。函馆山夜景曾经被评为日本第一的山顶夜景,现在降到了第四位。然而比起现在仍在前三位的札幌藻岩山夜景,我还是更喜欢函馆山的夜景,因为函馆市区两侧临海有湾,夜景看起来颇有些科幻小说里的太空港口之感。加之海上升明月,更是妙不可言呀。唯一的缺点是,冬夜山上实在太冷了,拿相机拍了不到5分钟,相机已经冻到没有反应,手也冻得几乎动不了了……

这张是手机拍的

这张是相机拍的

下山以后,我们又到旁边的函馆护国神社里转悠了一圈。这护国神社没有主祭神,此前我们并不多见。雪夜的神社别有一种幽静安适的氛围,以至于我们还在神社里落下了一小袋刚刚买的纪念品——偷懒不放回书包里就是这样的了,权且当是祭如在吧。

最后回酒店之前还跑去了酒店不远处的土方岁三最期之地,在一个小公园里。旁边不远处还有一个『新洗组』洗衣店,真是有够会做生意的啊。

1.23

23号应该是这次行程里最早起的一天了,毕竟要去朝市。函馆朝市主要卖海鲜,然而毕竟是小地方,店铺和游人都不算多,远远比不上筑地海鲜市场。

我们每人吃了一碗海鲜饭,要价1.5-1.8K日元。换算成人民币的话,和广州天河南一路那些日料店的价钱差不多,但是质量好得多。我点的这一碗中间那块黄色的就是在黑潮市场卖一千五日元一颗的北海道产海胆。

朝市也有卖些本地水果,但是也不便宜

吃完早餐以后我们自然是……回去睡回笼觉啊,这才8点出头,没睡够呢。9点起来退房寄存行李,我们再去函馆市内剩下的景点转了一圈,主要是元町的红砖厂房区和外国教堂区。

元町(老城区)区域有不少教堂。函馆毕竟是比较早就开港的城市,各路洋大人纷至踏来,没有几个洋教堂怎么说得过去呢。

从山下看函馆山顶的观光建筑。旁边的五根铁塔让这个观光建筑看起来很像什么神秘的极地科研基地或者火箭发射台。

中午我们坐JR去登别,另一个温泉圣地。坐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的车。火车贴着海岸线往北走,窗外一直是鹅毛大雪,有些地方甚至连近处的海面都被雪封冻住了。真是很难想象以前没有电力没有各种机械的时候人们是怎么生活在这样的地方的。登别JR站有公交接驳到登别温泉町。JR站附近居然还有一个水族馆,真是不可思议。

名副其实的雪国列车

到了登别温泉村,便真是一片白色的世界了。除了雪,还有从路边的水沟里冒出来的热气。到酒店入住完毕,我们又得跑出去一趟:水工这个大头虾早上在函馆退房的时候忘记把钥匙还回去了。我们在酒店前台打了一通电话,才讲清楚说让我们把钥匙快递回去就不多收我们一晚的房费。所以,我们还得赶在邮局关门之前去寄快递。

晚上在酒店有自助餐吃,东西不少,包括帝王蟹。今天同住这个酒店的另外两个中国旅行团的成员们对帝王蟹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而另一批住店的日本中学生们则似乎对帝王蟹司空见惯,内心毫无波动。我试了一点,感觉并不怎么好吃,水多肉少。反倒是在日本几天没吃蔬菜,看到那一大盆白菜煮豆腐,让我高兴得不得了。

饭后休息了大半个小时就出去泡温泉了。在这深山老林里泡温泉,真是冰火两重天呀。室外池的顶棚虽然挡住了头上的落雪,狂野的山风依旧胁卷着白色的精灵从侧面袭来。风中的枯枝与雪中的竹叶摇曳着亘古的哀嚎,为雪花们献上威力增强的buff,让它们吹散温泉水的蒸汽,毫不留情地打在人的脸上。泡热了身子以后,又忍不住站起来以一身正气与零下十度的雪风正面对抗,没站半分钟又赶紧缩回去。第二天早上,仍旧是我和落去泡第二轮,水工和傻鱼在睡懒觉。

右下角的棚子就是室外池

居然还有检验报告单

24号是登别温泉町一日游,主要的景点是地狱谷和熊牧场。温泉町里有一个小小的汤泽神社,积雪没过小腿,依旧有不少人跑上去投币致谢神灵保佑我们有温泉可泡。

温泉町里的街角公园

当我不想写『到此一游』又想写点什么的时候

地狱谷是附近的火山喷发时形成的爆裂火山口遗迹,有一条步道,但冬天封了不少。这山谷之中冒蒸汽,地狱谷其实不如箱根的大涌谷来得壮观,但是却算是让我们可以更靠近一点来看。

一对说粤语的新婚夫妇在拍婚纱照,这真是美丽冻人得要紧啊。

走完步道一圈,我们决定堆一个大一点的雪人,起码要超过一米,要不然又要被家里嘲笑说只会堆雪婴。傻鱼作为滚雪球爱好者,一意孤行滚起了雪球。我们另外三个人则决定先堆一个雪堆,再修正成球形。然而没想到最后傻鱼的雪球滚得比我们三个人的雪堆要大,而且更圆。最后我们又滚了一个小的雪球作为雪人的头,这样雪人总算超过一米了。

傻鱼的露臀装

 

我从未见过如此奇葩的下山姿势

『不要停下来啊!』

中午在天凤拉面馆吃面,可惜没有什么大三元大四喜这样的拉面吃,倒是有熊肉和鹿肉吃。我们点了一碟鹿肉,吃起来似乎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吃了午饭我们就坐缆车上去熊牧场。这缆车不仅载人,还载着咸鱼,不知是风干还是做广告。

这熊牧场号称是世界上最大的熊牧场,也不知道养一千多头熊去干嘛。

『可怜,幼小,又无助』

『不了不了,这伤身体』

『小火汁,你就摇了我吧!』

熊牧场在山上,看海景还是相当不错的。

熊牧场里不仅有熊,还有一大堆乌鸦。正好,傻鱼包里还有我们买的方片包,不能喂熊,正好拿来喂乌鸦,这样乌鸦还少跟熊抢东西吃。我们喂了20分钟的乌鸦,拍了200多张乌鸦照片出来。在熊牧场拍乌鸦,这也算是不走寻常路了。

空中叼面包

空中抢面包

从熊牧场下来,我们就往札幌去。从黑灯瞎火的深山老林回到灯火通明的大城市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