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盆𠺘口,最后的朝圣

前几个月听闻子华神今年在香港做最后一次栋笃笑,《金盆𠺘口》,show 如其名。我此前从未有机会在现场看过他的栋笃笑,此时再不看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虽然子华神非常痛恨黄牛也呼吁大家不要买黄牛票,但是我还是老老实实买了黄牛票——就算子华神加场,他的栋笃笑还是一票难求。看了那么久盗版碟,也该补回票价给子华神了。

子华神这场栋笃笑,关于其内容,网上已有诸多评说。留给我最深的体验是,由于这是我第一次看现场演出,而且还是看子华神的,我竟然激动得不记得他开场的那半个小时都讲了些什么,除了在香港做艺人困难因为大家喜欢的『颜色』不一样。我买的黄牛票还比较靠前,距离舞台还不到20米,现场看着自己喜欢的明星走上台来的感觉与看碟感觉的差别实在太大。虽然场内有很多工作人员提醒不要录像和拍照,我还是忍不住拍了几张照片。我想拍照应该还是合理的吧。子华神后面讲港人的『面斥不雅』,讲他的三个观点(同性恋正常化,性工作合法化和陈冠希无罪),现在想起来倒是还记得一些。他最后清唱《幻海奇情》谢幕,虽然不是像今年第一场演出时那样中途落泪,字词行间依然满是未尽的唏嘘。

这次在香港,我们并没有买本地的手机卡,全程靠蹭免费 WiFi 来解决上网需求。七年前我跟高中地理课组来香港做什么地理考察的时候,曾经对香港市区满大街都有 WiFi 信号感到惊诧,不愧为资本主义地区啊!现在再来,依然是满地 WiFi,但是免费的就基本没有多少能用的了……不愧为资本主义地区啊!没有了网络,戒刷 SNS 倒是其次,最大的问题是定位和导航。我原本在谷歌地图上下载了这一区域的离线地图数据,结果实际用的时候就扑街了:数据不够详细,也没有离线导航。后来乖乖下了个国产地图,号称有离线导航功能,然而搜索步行路线的时候还是得联网。于是我们每次从一处移动到另一处前,总得先借着免费 WiFi 把路径导航开了再往外走。然而这导航有时候也是让人两眼抓瞎。每当遇到 3D 地形,像复杂的交通枢纽,或者半山坡附近的建筑和道路,看导航还不如看指南针然后找个大方向走。还好我没去重庆,要不然靠手机导航,怕不是要迷路个两三天都没走出来。

这次在香港呆的一天半,刷新了我对香港的认识。我以前认为香港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现在我发现香港是个寸土尺金的地方。香港的市区,或者说居民区,太小了,人太多了。从太子地铁站往南走,密密麻麻的居民楼、小商铺和行人,甚至可以说我在那里走一个小时见到的人比我在美国呆了一年见到的人还多。吃饭的时候我更进一步地感觉到了那种狭窄。在一家 Yelp 上评分高达 4.5 星的拉面店里,我和水工得夹紧身子和别的食客一起并排坐,甚至伸手接服务员递过来的水杯都困难。拉面店的出品还算可以,但算一下汇率,那里的价格和我们在日本吃的已经相差无几了,但我在日本还从未遇到过如此狭窄的情况。或者应该这么说,日本很多东西让我更多感觉到的是『精致』,而香港很多东西让我更多感觉到的是『狭迫』。与此同时,太平山顶豪宅望着维多利亚湾的景色却十分开阔,港湾两岸林立的高楼也非常气派。对香港市民而言,生活上无处不在的狭迫,以及未来发展前景的不明朗,无一不令我想到《皇后大道东》里的那句歌词:『人民也自然要斗快过终点,若做大国公民只需身有钱』。

呜呼哀哉,子华神和香港的黄金时代一起,即将谢幕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