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之行

佛罗里达州虽然不在热带,然而有大西洋暖流加持,不是热带胜似热带。从奥兰多机场出来便是20度,热得不脱不行。坐车到酒店的路上,路边行道树已经变成了各种棕榈。令我惊奇的是,一路可见大大小小各种水塘。打开谷歌地图一看才发现,奥兰多和迈阿密都是如此。有些池塘里甚至能见到一堆白鹭。

我住的地方算是郊区,到晚上一眼望出去,建筑稀疏散落分布,处处可见灯光,时不时有车辆来往,然而却很少见到有行人。这大概就是美国的常态,电多灯多车多,然而人少。在这一点上,美国和中国、日本的观感大为不同。

我在奥兰多的第一天去了肯尼迪航天中心(KSC)。KSC 距离奥兰多市区还是挺远的,我这种没车的人只能掏一百刀报个一日游的团。KSC 在岛上,开车上岛要经过 NASA Causeway,两边都是泻湖,只有中间有双向车道。水天一色,远处只见发射场那个著名的火箭装配大楼,此路即是天路。可惜我只拍得一侧的照片,这里补一个谷歌地图街景照。更令人惊讶的是,KSC 所在的岛还是生态保护区,路边池塘甚至能见到鳄鱼。

进 KSC 以后,我迫不及待先坐车转了看了一圈装配大楼和发射台。司机介绍说这装配大楼(曾?)是世界上体积最大的建筑之一,然而我们并未靠近。(有另外的付费参观项目可以抵近观看,然而我一天之内根本看不完。)从装配大楼去发射台路上我们还见到了移动中的火箭运载车,司机说时速可以高达一英里。

随后我去看了土星五号和登月计划的展示厅。展示厅里有一枚土星五号的模型,站在那个巨大的 F-1 火箭发动机喷嘴面前,每个人都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曾经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庞然怪物。

按网上给出的数据,土星五号的近地轨道酬载是长征五号的 5.6 倍,而这还是 40 多年前的产品。解说的黑哥哥居然也说了那个毫不新鲜的梗:智能手机比土星五号和阿波罗的计算机要快上万倍,人家把宇航员送去又接回来了,我们却拿手机来玩无聊的东西。说回去,以当时的计算机与遥测技术,美国竟然能成功登月这么多次,实在是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下午我在 KSC 的其他展览馆里参观,最震撼的是近距离观看退役的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我甚至不敢相信那是真的航天飞机,然而坐在一旁解说的老宇航员表示这就是他们坐过的亚特兰蒂斯号。三十年前设计的这么大的航天飞机能往返穿梭这么多次,而只有两次事故,好运得令人难以想象。展馆内有各种模拟器,我玩了一下操控航天飞机降落的,结果无一例外是摔了。

园区里还有一个火箭花园,可以对比美国用过的火箭的大小。首次送美国人上天的 Redstone 和 ATLAS 还不到土星5号的第一节大小呢。

这里顺带安利一部电影:Hidden Figures,讲的是 NASA 早期一群女性科学家的故事。这是我这个学期一门课上的老师介绍的,虽然缺少一点起伏,但还是非常令人感动的,值得一看。

在奥兰多的第二天我去了环球影城的 Universial Studio。大概来奥兰多的人没有不去环球影城的,因为这实在太出名了。有些人甚至会买几日的跨园区套票来玩,我自知玩不了 Island of Adventure 的那些机动游戏,便去了 Universial Studio. US 里面也有一个很刺激的过山车,一入园左手边便是,我也是只敢围观不敢玩的。

US 里面很多项目都可以被概括为室内 4D 电影,即坐在一个会剧烈摇晃的椅子上面,戴眼镜观看 3D 电影或者裸眼看 3D 球幕电影。入场以后都不能拍照,我只能拍些建筑物的外观了。还有一个『木乃伊的复仇』,是室内过山车。这过山车最大的落差应该不超过10米,但感觉上下落角度与水平面应该超过了 60 度,同时还有左右旋转。我此前从未坐过如此大落差的过山车,坐的时候自是吓得说不出话。然而那一段在室内昏暗无光,倒也减轻了我的恐惧,只觉得自己是被关在罐头里甩来甩去。一个早上坐了 6 个这样的项目,坐得我头晕想吐,最后在湖边葛优躺了一个小时。还好前一天去 KSC 时没去体验航天员训练项目,要不然怕是要吐几次才能回来了。

US 人最多的园区应该是哈利波特的园区了。这是唯一一个我没有排队玩任何游戏的分区,因为每个项目排队的人实在是太多,怎么看都得一个小时以上。若在别的区,虽然我没买 50 刀的插队卡 Express,但是排 Single Rider 的队也不怎么费时间。哈利波特的园区里有不少体验魔法的项目,只要买一根魔法棒,让旁边的魔法师小姐姐或者小哥哥教你,便可『施法』。仔细看了一下,原来魔法棒前端都是有红外发射头的,难怪我拿着自己的笔挥了半天都没反应。

时近圣诞,园内还有歌舞表演,中途还『下雪』了——用的全是小泡泡,而不是国内用的泡沫。下午还看到了建筑工人乐队的表演——对,就是在手脚架上敲柱盆罐桶,可以说是非常工业摇滚了。

最后放几张在奥兰多 downtown 等车时看到各种鸟的照片。

到迈阿密,我首先去的是 keywest 岛。这岛就是美国版的天涯海角,自佛罗里达州最南端一串岛链伸出,直探大洋深处达百余公里至 keywest 岛,距离古巴仅 80 公里。不知是佛州还是美国的一号公路的起点就在 keywest 岛上,在谷歌地图上看起来十分壮观。车自迈阿密开到 keywest 需三个半小时,而这一日游的团允许我们停留在岛上的也就不过六小时。我原本以后车行到岛链以后会像那天去 KSC 的 NASA Causeway 那样,然而大部分路段并不能直接看到海,两边仍有不少树和陆地遮拦。大概是由于之前被台风袭击,途中不少岛屿看起来颇为萧条,一些地方杂物堆砌而无人清理。七里桥一段风景最好,因为只有海、天、桥、车,再无别物。

到了岛上,我没有报其他项目,选择徒步游览。我按逆时针方向绕了小岛的西南角一圈。虽然不在热带,岛上椰树众多,也颇有热带风情了。一路走过游轮码头、小白宫与海明威故居,见到不少中国游客。我在民居中还偶遇一彩虹花墙。

海明威故居人太多,我便没有进去。岛上有些建筑通体全白或者是浅米黄色,蓝天之下观之颇有爱琴海蓝白风格的感觉。

最后这张是个反例。

走到岛上所谓的最南端纪念碑,原本想拍照,然而那碑所在位置太差,视角极窄,又有众多游人,我只能走到两百米开外的一个小海滩上拍。那里的视野开阔得多了。海边见到有一些形似鹈鹕的鸟在捕鱼,旁边便是游人,它们倒是丝毫不怕。也有一位『圣诞老人』下海漫步,和这这热得穿短袖的天实在是截然相反。

到迈阿密市内的第二天,我在迈阿密市内逛了一天。一大早起来,打车去南海滩看日出。这还是我第一次在海边看日出。南海滩沙子质量尚可,海水也很清(并且几乎没有什么腥臭味),对于一个在海边的大城市而言,这实属难得。早上已经有不少人在海滩上跑步。沙滩上还有一堆海鸥,都长得十分肥大,也不怎么怕人。日出其实很快,不到十分钟便升起来了。


从南海滩出来,下一站是小哈瓦那。很遗憾,大概是时间太早,小哈瓦那很多商铺都未开门,我只能是看看那些街画。

然而论街画,小哈瓦那的并不如后来去看的街画区 Wynwood 来得多和好看。Wynwood 的街画以涂鸦为主,非常后现代,光怪陆离。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一个景点,我还真是有点担心周围的治安,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流里流气的社会小青年。


迈阿密市区海边的维兹卡亚花园博物馆倒是很值得一看。这个充满了巴洛克元素和地中海风情的小庭院甚是精美,海边半圆港湾入口还有石舫作为防浪堤,上面有各式雕塑,令人惊叹。真是有钱人就是任性啊。


在 downtown 附近,我逛了一下海湾市场、自由塔和迈阿密热火的主场球场。海湾市场其实就是小商铺一条街,卖的东西似乎也不是很有特色,倒是沿岸餐馆很多人吃饭。由于自由塔和球场不能入内,我也就只能在外面拍拍照片,路过打卡算了。

在迈阿密最后的半天,我去了大沼泽国家湿地公园。其实这半日游有点令我失望,因为看的东西并不很多。我们先坐所谓的气(垫)船在大沼泽中转了一圈。

大沼泽区域十分大,我们只在进岸处转悠,未能看到红树林。开船的讲解员说,由于之前的台风和洪水,大沼泽如今的水位比以前高了,不少地方都被淹没了。然而这水却是非常清澈干净,讲解员说我们甚至不妨一尝。

开船巡游途中见到两只鳄鱼,然而一动不动,不知道是不是假的模型。

气船游览回来,便是看鳄鱼表演与讲解。若非讲解,我还真不知道 alligator 和 crocodile 之前的区别。那圈养的鳄鱼,只能任由讲解员拖着它的尾巴出来转圈,毫无办法。

在佛州最后一个下午,我还是遇到一些令人不悦的事情。一则是遇到一家强制收 18% 的小费并且不能刷卡只收现金的店;二则是遇到一个流浪汉,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未回答他则开始大声吵闹,并喊着 Kill Chinese。也罢,起码没有像抗日群众一样拿 U 型锁砸我脑袋,我已算是幸运咯。

佛罗里达之行》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