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或者又名《震惊!大学老师竟如此忽悠,导致学生花费巨款背井离乡!》

时间往前倒流一周,我对『在美国学习』都没有任何实感。如今,我已经到了亚特兰大,即将开始一年半的 MSCS 生涯。回首过去的一年半,发生了很多事情,也让我有不少感慨。

回到一年又八个月以前。大三上学期刚刚结束,在这个学期里我乱枪打鸟地修了八门课,以求尽快修完学分。大三下学期我只剩下最后三门课要上,这样我可以专心打 ASC16,然后保研。一天中午我和叶老师从实验室里一起去吃饭,叶老师问了我的打算,并说如果我想多学点东西,建议我出国。他认识一些美国的做这些方向的人,或许可以帮我介绍一下,这样我考英语不用考得特别高。在此之前,我根本没有出国读书的想法;而且,大一大二我的英语荒废得差不多了。我很相信叶老师,我知道他不会骗我或者害我。然而这个冲击的确是太大,所以我又一头躲进比赛里,暂且做了几个月的鸵鸟。

4 月下旬打完比赛,我不得不面对这个令我头大的问题。我一开始还是两条腿走路的,一边开始搜集出国读研的资料,一边联系一些学校的老师询问保研的事情。5月中我开始学英语,准备考托福。与此同时,联系到了一些老师,包括 ZJU 和 NUS 的老师。ZJU 那边要我去他们的夏令营,NUS 那边则希望我过去他们组里实习几个月。我原本想去 THU 的夏令营,结果被他们拒了。后来我算了一下时间,咬咬牙心一横,推掉了 ZJU 的夏令营直博机会,断掉了我在国内保研的后路,开始脱产备考英语出国。

从 6 月初到 11 月 26 号我考完第二次 GRE,我花了半年来完全脱产学英语考 TOEFL 和 GRE。这半年过得很艰辛,比高三前半年还要艰辛。高三要学六科,可以轮流来,有同学一起;出国考试只有英语一科,而且只有自己一个人。以前常在网上看到别人分享备考多久能考多少分,等自己考过才知道不考虑背景只看备考时间和分数的都是耍流氓。虽然说叶老师帮我介绍了两个教授,然而我想去排名更靠前的学校,那些学校对 TOEFL 和 GRE 的分数还是有不少要求。可恨我大一大二荒废英语,回头来全要补上这些债。更可恨的是我考托福也没怎么背单词就蒙混过关,考 GRE 的时候只能背单词背到吐。按网上的说法,《再要你命3000》背过 10 次才不算裸考,我最后只背了 8 次半,难怪最后考不上 330。好在我并不打算去那些最好的学校,考的分数也将将够用了。

7 月份我换了一台新手机,换了套餐,入了 Ingress 坑。出去跑步时顺带玩 Ingress 成了我每天唯一的娱乐活动。我因此也成了大学城战区升 8 最慢的玩家之一。玩 Ingress 还给了我一点和人接触的机会,要不然就要闷出屎来了。每天除了学英语、跑步玩 Ingress,我还得自己去了解学校的情况,因为我并没有找中介,而是 DIY。几乎我问过的所有学长学姐都不建议我找中介,两次和中介接触的经历也让我觉得这水太深我还是不要找比较好。当然,后来也有长辈说我不该省这个钱,中介能给学生提供多么好的服务和创造什么样的机会。是是是,你有版税你砸得起钱你说的都对,我是拿不出十多二十万扔到中介那里去呀。

谢天谢地,我 11 月 6 号第一次考 GRE 过了 320 这条硬线,压力稍微小了一点,可以分出点时间来准备申请的事情。多谢羊驼大大敬业又热情的服务,顶着滑铁卢大学摧残人性的课程,帮我不厌其烦地改完了我的文书材料。大部分美国学校的申请 DL 是 12 月 15 日,并且建议学生不要在 12 月以后考试,我 11 月 26 日最后一场 GRE 真是掐着时间考完的。考完以后我就得马不停蹄准备申请材料,有些学校的申请网站慢得不挂代理都打不开——怎么在天朝,做点正经事都那么难啊。踩着时间改完材料,交了申请,我的申请季总算结束了,可以暂时长舒一口气了。

12 月 18 日我去了 Ingress SZ Mission Day,来了一次疯狗一样的放飞自我。然而放寒假前我就被叶老师抓回去准备我的毕业论文了,寒假过得也并不是无忧无虑。3 月初我拿到了 NUS 的全奖 PhD —— 这是我申请的唯一一个 PhD,因为我本科没有科研经历,只是 7 8 月的时候跟着 NUS 何教授的 PhD 搬了点砖,所以申了 NUS 的 PhD。何教授人很 Nice,从他朋友圈和他们组 Po 生活照可见一斑。这个结果还是很让我开心的,然而我纠结之后还是没有去,因为何教授的组做的是偏数据库方向的,我还是更想做科学计算的东西。

告别 NUS 以后,整个 3 月我都非常揪心,因为除了保底的 CU-Blouder 以外,一直没有 Offer,只有陆续前来的拒信。要知道进了 4 月份,就很难收到 Offer 了。3 月下半旬我甚至觉得垃圾邮件真是个好东西,起码看到有新邮件通知的时候不是拒信。美国的大学也是鸡贼,拒信不写拒信,写让你自己去平台上看结果。拿不到 offer 也不是我不出去玩的理由,3 月底我就和落落去日本玩了。4 月 1 号早晨,我终于收到了格鲁吉亚技工的 offer —— 好嘛,美国时间 3 月 31 日下午 5 点发出来的,难怪爸妈问了我几次是不是愚人节笑话。这里顺带不点名批评一下加州的某两所学校,居然过了 4 月 15 日这个大多数学校的抉择 DL 到 4 月底才来给我发拒信。这里顺带庆幸一下,好在不是在纽约或者在加州的学校,要不然学费生活费得多花 20 万,真是要读得倾家荡产了。

踩着末班车收到 offer,总算有书念了。然而有书念和可以去念书,中间又差了几道关口。也不知为什么,别人拿了 offer 以后,很快就收到了 I-20 表;我催了学校一个多月,6 月初才拿到的 I-20,去签证的时间已经非常紧张了。这个时间点美帝使馆的辣鸡网站又到了半死不活的状态,不知道是否可以注册新用户,折腾了我一个星期。6 月 16 号去面签又倒霉地被行政审查了,签证官只问了三个问题——去哪里念书,念什么专业,爹妈的职业——就收材料 check 了我。得,继续等吧。

过了三个星期以后,我也开始加入了催签大军的行列。这一催就是一个月,比等 Offer 还累,毕竟签证没有保底签这种东西。这里顺带一提,网上有些信息过时了,比如说打电话去美国国务院问签证状态现在应该打 1-603-334-0888,以及广州大使馆的签证状态查询申请表网址应该是 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embassy-consulates/guangzhou/sections-offices/nonimmigrant-visa-unit/contact-us/ 而不是他们邮件里给出的 http://guangzhou-ch.usembassy-china.org.cn/niv-form.html。进入 8 月以后,我甚至准备被签证 gap 一年开始写简历找工作了。我也把学校小秘书给缠得烦了,她直接允许我把申请延迟一年入学的 DL 从 8 月 15 给我改到了 8 月 20 —— 8 月 21 我们就开始上课了。我早在 5 月底就在网上订好了 8 月 14 日的机票和约人租好了房子,这让我更加心烦——机票还好退,房子要转租出去就很麻烦了。好在最后还是坐上了末班车,8 月 8 日签证签发,11 日寄送到家里,我可以按期出发了。

从妖都到亚特兰大没有直航航线,我订了从 HKG 坐到 LAX 再转飞 ATL 的航线。8 月 13 号早上出发去 HK 之前,我居然开始发烧了,真是九九八十一难送到底,少一点都不行。按原计划,一家人开车到深圳,但是并不敢过关,怕被拦下,以及不知道我会烧得如何。爹妈在罗湖口岸旁边开了个房间让我吃药休息,差点就要掏钱改签机票了。万幸烧得不高,晚上 6 点开始退烧,9 点的时候我就过了关到 HK 住下。次日起来量体温,烧已经退了,便放心上飞机了。

美国,我来了。

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