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挖了一个坑,然而没有时间填上了

五一劳动节当天,我看到 @sakamoto-poteko 坂本番茄酱前辈在他的知乎专栏里发了一个公告。我在一段时间前知道了他要从计算机转行到医生,如今他在公告里说他专栏里的『双倍的老婆』系列因此停更了。专栏的第一篇文章里有这么一句话,让我觉得特别有情怀:

为压片组租用天河二号铺平道路

因此我打算接过来自己挖这个坑。这两个星期刚刚挖出了一个坑位准备开始填,现实生活中又有了新的安排,我不得不停止填坑。挖坑过程我只做了一点渺小的工作,希望下文的内容对后面打算填坑的人有一点点帮助:

继续阅读

张伯,数学物理,A4草稿纸

考完了偏微分方程的期中考后,笔试的五门期中考总算考完了。和以往一样,只要想到自己的卷子上写了多少坑蒙拐骗的东西,我就总觉惶惶不可终日。回到宿舍,把这一阵子写完的草稿纸从文件夹里拿出来,看看柜子里那小半包A4纸,我又想起了张伯。
继续阅读

用BLAS+LAPACK或OpenBLAS或MKL编译安装SciPy

昨天有一个工单,涉及到编译安装SciPy。如果在个人电脑上,对性能没有太大要求的,可以直接在Linux下用包管理器安装好或者在Windows下安装已经打包好的SciPy。然而在对性能有需求的地方,还是需要进行编译安装的。另外,国内的超级计算机基本上都是在一个内网里,不接入外网,要登陆使用必须挂VPN,所以自然是不能用包管理器的了。NumPy和SciPy一般是一起装的,matplotlib依赖这两个。NumPy的线性代数部分依赖现有的高性能线性代数库,比如Intel MKL、AMD ACML、GotoBLAS2、LAPACK、ATLAS等。网上的文章很多都说要用ATLAS + LAPACK来装,但我没用这个方法。最大的原因是,ATLAS在安装的时候会检测CPU是否有睿频,有的话要频率开到最大才能继续编译安装。但是一般用户没有sudo权限,所以只能另寻他法。找了一圈试了一下以后发现可以只装netlib的BLAS和LAPACK来安装SciPy,或者用OpenBLAS来装(其实也要用到netlib的LAPACK),或者用MKL来装。
装这个包这两天折腾了我好久。好在问题总算解决了,我整理了一下我的安装步骤,以供参考。
继续阅读

【ASC15】工作篇—Gridding调优

在中大的ASC15队伍里,我和一个同是数计院的学长YRK搭配,负责Gridding这道代码调优的题目。关于Gridding,可以参见这篇报道,我也顺便给出浪潮提供的初赛源代码复赛源代码,有兴趣的诸位可以下载下来看一下。由于相关规定,我不能公开我们的源代码。下面简单提一下我们都做了些什么。

继续阅读

算法竞赛题填坑

    4月服务器抽风以后就一直没有更新题解了,但是我还一直在做题。等到7月份服务器活过来以后,我发现我手上积攒了好些题解没有发出来了。恰好,大一的糟糕成绩和大二专业课的趋紧让我决定大二停掉继续准备算法竞赛,于是在暑假的时候自己把其他的一些内容扫了一下,大体上算是按照《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 算法与实现》这本书的目录过了一次了,合计有:图论、数学类、计算几何、字符串、高级数据结构、博弈论和搜索枚举。其中,图论和数学类的题解是已经全部按子专题发过日志的,计算几何的应该发了一些,后面的完全没有发过。搜索枚举我做得并不多,算是复习性质。原本还想把动态规划也给做了,但是没有时间了,只好弃了草草填坑。

    我把所有的题解放在了GitHub上,建了一个仓库 ACM-ICPC-Algorithm ,地址为 https://github.com/EnigmaHuang/ACM-ICPC-Algorithm  。所有的文件夹中都有一份PDF的题解文件和AC了的题目源代码,以及若干我下载了的论文和参考资料。文件夹内的详细内容不在此赘述,请参见README。
    算来刚好差不多一年了。这一年来刷题其实也挺快乐的,虽然有时候自己会因为做题进度而搞得有些紧张。可以肯定的是,以后我的专业方向,与竞赛中所涉及到的这些算法不会有什么交集了,因此可能我很快就会忘记了大多数的题目,但是我不会忘记这一年里400多次AC前的辛劳与AC后的愉悦。
    不知后会是否有期,但是时候说再见了。

扯一扯这次数模国赛

为期三天的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终于在今天早上迎来了结束。这是我第一次打国赛,在这三天里体会了各种滋味,趁现在还记得一些,写下来与诸君共享。

       先说说我们组赛前及这三天的进程。
       我们组的组成是一个大三的学长ZYA带着大二的我和另外一个大二的妹子WQH,ZYA和WQH之前已经有过几次合作的经历了,我则是完全的新手。我们赛前并没有集中见过面,但是分工大抵还是明确的,即Z负责模型和代码,W负责写论文,我主要帮Z。由于我们三个人都是笃行工作室的人员,笃行是学院的直属社团,在学院大楼里有一间“工作室”,W是这一届的笃行负责人,因此她便让我们趁了这个便利在那间房间里打比赛。另外,现在小学期没有多少老师,而中大南校区学院楼一片的网络中心交换机房在数计院一楼的消防控制室内(我打杂时看到),所以我们在那里起码不会被校园网坑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