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挖了一个坑,然而没有时间填上了

五一劳动节当天,我看到 @sakamoto-poteko 坂本番茄酱前辈在他的知乎专栏里发了一个公告。我在一段时间前知道了他要从计算机转行到医生,如今他在公告里说他专栏里的『双倍的老婆』系列因此停更了。专栏的第一篇文章里有这么一句话,让我觉得特别有情怀:

为压片组租用天河二号铺平道路

因此我打算接过来自己挖这个坑。这两个星期刚刚挖出了一个坑位准备开始填,现实生活中又有了新的安排,我不得不停止填坑。挖坑过程我只做了一点渺小的工作,希望下文的内容对后面打算填坑的人有一点点帮助:

继续阅读

2015,就此别过

照例又是到了写年度总结的时候了。这个时候不免先翻出去年的年末总结,看看许下的愿望都有哪些被自己打了脸:
1、『学好数学,最好能够做到定理随便推积分积得出』很遗憾,我已经从数学系叛逃到数学和计算机的交叉地带了,定理证明基本靠背,积分手算基本要跪。
2、『保持锻炼,BMI降到22以下,引体向上能做10个』锻炼倒是一直有保持,BMI基本服从以22为中心半径为0.2的随机游走,引体向上…………没有进步。
3、『好好学英语,6级或者托福刷一个高分』也很遗憾,除了二刷六级542,就没学过英语,遑论高分了。
4、『多读点书,然后有空多写点文章扔到博客上,别让脑子变钝』读书算是做得最好的,今年虽然读的书里一半是小说,然而也算看到几本好书。至于博客,我看了一下后台统计,居然有三分之一的点击去了那篇Arch的安装记录,真是让我这种初学者感到惭愧。
5、『多用Python和matlab写点东西,学会多一点Linux的命令』Python今年几乎没动过,倒是由于选了相关的课,MATLAB倒是稍微用得熟一点了。Linux命令也稍微用得多一点了,但基本都是编译程序的那一套玩意儿,都是工作用的。
2015年我算是遇到了几件难忘的事情:参加ASC15、和基友去湖南旅游、在深圳超算中心实习。这三件事情在博客上都有相关的博文,不再赘述。在实验室里认识了很多有趣的同学和前辈,然而却有一个死友失去了联系。两年前的现在,他应该刚刚看完红白歌合战在和我聊天呢,现在却不知道他在的地方还能不能看到红白歌合战了。
作为一个没有女朋友又不怎么追新番的人,我想了一下,扣除那三件事情,还值得一说的,便是读书了。2015年看的书虽然还是小说占了大头,然而也遇到不少好书。论知识性与趣味并重,首推吴军博士的《文明之光》,特别是第一本。历史与人文类的,陆大鹏翻译的几本书都很不错,特别是地中海史诗三部曲;慕名而看的《金枝》和《万历十五年》都很有意思;意外看到的《错引耶稣》颇为令我惊奇。小说类的,《教父》三部曲和俞天任的《浩瀚大洋是赌场》也令我印象深刻。教材也看了两本:《逻辑学导论》和《社会心理学》,深感此两门学问需再琢磨研究。其余书目略过,有兴趣的诸君可移步我的豆瓣读书。
新的一年里,自然是不敢指望有女朋友这种事情了,主要是自己出路未定,不敢因此误人。剩下来的愿望,大抵也就那么几个了:
1、好好参加ASC16,争取再拿个奖;
2、找好研究生的出路;
3、保持锻炼,争取年底去香港跑渣马或者在广州跑广马的迷你马;
4、继续多读点书,好好写博客;
5、能和基友一起去一次日本或者台湾。
那么,新的一年里,也请大家继续多多指教了!

张伯,数学物理,A4草稿纸

考完了偏微分方程的期中考后,笔试的五门期中考总算考完了。和以往一样,只要想到自己的卷子上写了多少坑蒙拐骗的东西,我就总觉惶惶不可终日。回到宿舍,把这一阵子写完的草稿纸从文件夹里拿出来,看看柜子里那小半包A4纸,我又想起了张伯。
继续阅读

编译安装LAMMPS

之前实习的时候最后一个工单是编译安装LAMMPS,可惜是最后一个工作日接的,而且网上的资料比较旧,以前版本的安装方法现在已经不适用,所以没来得及装完。虽然离职以后这已经和我没啥关系了,然而自己依旧觉得不爽,所以回来以后在自己的系统上摸索了一下,终于弄清楚怎么装了。下面写一下我的安装过程。

继续阅读

用BLAS+LAPACK或OpenBLAS或MKL编译安装SciPy

昨天有一个工单,涉及到编译安装SciPy。如果在个人电脑上,对性能没有太大要求的,可以直接在Linux下用包管理器安装好或者在Windows下安装已经打包好的SciPy。然而在对性能有需求的地方,还是需要进行编译安装的。另外,国内的超级计算机基本上都是在一个内网里,不接入外网,要登陆使用必须挂VPN,所以自然是不能用包管理器的了。NumPy和SciPy一般是一起装的,matplotlib依赖这两个。NumPy的线性代数部分依赖现有的高性能线性代数库,比如Intel MKL、AMD ACML、GotoBLAS2、LAPACK、ATLAS等。网上的文章很多都说要用ATLAS + LAPACK来装,但我没用这个方法。最大的原因是,ATLAS在安装的时候会检测CPU是否有睿频,有的话要频率开到最大才能继续编译安装。但是一般用户没有sudo权限,所以只能另寻他法。找了一圈试了一下以后发现可以只装netlib的BLAS和LAPACK来安装SciPy,或者用OpenBLAS来装(其实也要用到netlib的LAPACK),或者用MKL来装。
装这个包这两天折腾了我好久。好在问题总算解决了,我整理了一下我的安装步骤,以供参考。
继续阅读

2015:一个帝国的背影

1997年,波士顿。舞台上的乔布斯明显有些紧张,在喝了一口水后才顺利地说出苹果“需要来自其他伙伴的帮助……这个行业已经走到今天,破坏性的关系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在乔布斯讲话的当口,苹果已经连续四个季度遭受亏损了,累积亏损规模超过10亿美元。与此同时,微软的Windows 95则像吸尘器一样猛烈而迅速地吞掉了几乎整个个人电脑市场的份额,公司手头的现金极为充裕。乔布斯接下来宣布,微软已经同意,在他们旗舰产品的Office的更新中,做到苹果版产品与Windows版的同步,为期五年。Mac系统的支持者又多了一个坚持使用苹果平台的理由,当然,与此同时,微软的软件应用程序也多了一个市场。

2015年,旧金山。舞台上的Microsoft Office 部门主管 Kirk Konigsbauer 应该感到高兴,因为随着Office套装全面支持并登陆iPad Pro,Office这头微软现金牛的劲头更足了。至于Surface,虽然在2015财年第四财季中营收达到8.88亿美元,增长117%,但和他没什么关系。iPad虽然营收已经被Mac反超,但还有45.38亿美元的营收,比Surface多了五倍多。iOS系统的支持者又多了一个坚持使用苹果平台的理由,当然,与此同时,微软的软件应用程序也多了一个市场。

时代变了。纳德拉在极力带领微软转型,从软件商向以服务为主的多元公司转变。但是Office这头大现金牛,依然在拉扯着微软帝国。

时代变了。乔帮主当年痛斥手写笔,推崇3.5英寸的完美设备大小。如今,那些被友商带坏了的消费者,让苹果出了5.7英寸的iPhone,还让iPad用上了手写笔,而且,iPhone更多人买了。

面对移动互联网,微软在2015留下了一个帝国的背影。

继续阅读

Windows 10 动手玩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能够和人民群众一起追着一个新的系统的发布和升级——手机上,傻逼华为抛弃了这个第一代大尺寸旗舰,连4.4的系统都不给更新;我又不是果粉,每次苹果发布会都只有看苹果体以后『笑了又笑』这件事情可以做。家里唯一的正版系统只有我笔记本上的Win 8.1和Arch,然而Arch随时可以滚一次全系统更新,滚多了还会挂。只有这一次的Win 10升级,我又恰逢假期,可以追随着人民群众积极上进的步伐,为我的软饭信仰进行一次及时的充值。所以,我升了Win 10。

先说说基本情况。我的笔电的主要硬件配置参见这里,原来装的是Windows 8.1 China x64,8月6号早上通过系统更新推送的方式升级到了64位的Windows 10 家庭中文版。下载在一个小时内完成了,安装和配置到进入新系统大概使用了一个小时,没有遇到任何问题。下面我分开我使用过程觉得的Windows 10的优点及问题(兼容性问题只记录不兼容的问题在缺点中),此文将持续更新一段时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