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游记】外一篇 神魂颠倒小炒肉

从武陵源下来的那晚,我和落落在一家湘菜馆里吃饭。两个人爬了两天山,吃了两天素,自然是想找点油水安慰一下无肉不欢的肠胃。看着菜牌思前想后,我们最后点了一个“当家小炒肉”。两个人留着口水傻笑地等了10多分钟,一碗青椒如铀矿般发着绿色的幽光来到了我们面前,两个人傻了。

落落瞪我。我瞪青椒。青椒瞪我俩。就这么瞪了半分钟。

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哪儿来的青椒?!当家小炒肉为什么是青椒炒肉?!那么大一碟青椒岂不是要辣死我们?!

深呼吸了一口,用手狠狠地掐了一下大腿,我终于记起来了这里是湖南,是不放辣椒厨子不会做菜的地方,那小炒肉还用想啊,当然是辣椒炒啊!

第二个问题马上来了,就算是辣椒炒,肉呢?肉呢?!

两人马上一顿乱翻,就像大学公共课开卷考试时那样。好在,我们还是比周星驰演的苏乞儿幸运一点,因为按苏乞儿的标准,我们还有10多块“肉扒”。我想了一下,就着辣味,我们大概还是可以下一碗饭的。

两人轻轻夹起一块“肉扒”,审慎地打量了一下以后就扔到嘴里了。辣,真的很辣,就像口腔里被火烧了一样。但吃了点饭,过了一会儿,似乎恢复正常了。我们想,辣也不过如此嘛,还是可以接受的。于是放心大胆地继续吃,第二块、第三块……我们却不知道,这个时候第一次冲击已经在所难免了。

第一碗饭吃了一半的时候,我开始头皮发麻,双手也跟着开始发麻。上一次遇到这种感觉,还是去年吃错东西的时候酸碱紊乱电解质失衡(好像是叫这个?)。感到一股又一股热气,从胃部直经脊柱直通头顶,一气通贯,然而背后却是冷汗连连。这时,我抬起来夹菜的手已经颤抖不已,有如中风一样。但是自己点的小炒肉,留着泪也要吃完肉啊!所以,我又夹了一块小炒肉,和饭一起送进嘴里。此时,仿佛我全身的神经都被集中到了三寸之舌上,任由辣椒素如同淬火一样拷打它;体内的各种电信号开始乱窜,映入眼中的世界已经是如同被保形映射过一样。我大口喘着气,双手紧掐颈部大动脉,企图让血液减缓进入脑部,整个人同时也瘫软在了座椅上。时间和空间在此刻都已经被统一起来了,因为我几乎是既不能动又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从伸手到拿到水瓶再到喝水,我如同经历了那创世之初的大洪水一样。对面的落落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两个人只能凭轩涕泗流,后悔没有先问清楚。

后面的几片肉是怎么吃完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我大抵是不会忘记这一顿小炒肉。随后拉了一天肚子,再见到“小炒肉”三个字就发怵。23号晚上在长沙吃口味虾,又一次被辣得神魂颠倒,而且又是拉肚子,菊花跟被火烧了一样。

噫唏嘘!辛乎辣哉!湘菜之辣,将人辣飞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