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游记】第一篇 登高

刚刚走出站台,便感受到了张家界的凉快。虽然还是在山下,但是比起广州还是要凉快,即使是我们都穿了长裤。我们在张家界联系了导游,一反自由行的原则,因为若要自己组织张家界的行程,实在太困难——举个简单的例子,在一个高度发展的旅游小城市里,若不是导游带着,我真不知道在汽车站要坐哪一班车去张家界森林公园,因为太多兜揽客人的野鸡车,毫无章法的售票,以及不怎么容易和野鸡车区分的正规车。

我们的导游是个皮肤黝黑的小姐姐,很不幸地在接我们的当天肠胃炎发作,偏偏遇上的是两个有体力的小伙子而不是老头老太太。好在她该讲解的该指引的工作还是做得相当到位,不过经常需要歇息就是了。

到了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我们便先走金鞭溪。学生证开始发挥一年里为数不多的有用的时候——买票。所以说,本科生出游请务必带学生证,本科生出游请务必带学生证,本科生出游请务必带学生证,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走了一路金鞭溪,现在说起来我却已经不记得有哪些点了。因为正如导游说的,金鞭溪两边的山石景象,是三分解说七分想象,一言以蔽之:不管怎么想,你喜欢就好。什么猪八戒背媳妇,送子观音,啊我只能说当初开发这些景点的人真是想象力满分。唯一让我觉得不用解说都很像的只有一个点:神鹰护鞭。

至于什么沉香劈山还压了天狗,我只能说沉香真是暴力,全国各地都有他劈山的痕迹,他怎么就不干脆一点把二郎神劈死呢,反正也有主角光环嘛。劈山只能救你妈,劈死二郎神还算为民除害。

路上看到有牌子说不要挑逗野猴,转眼就看到有小孩拿着东西喂猴子。最近《大圣归来》很热,然而我还没去看,所以先看看野猴子们领略一下大圣的风采好了。不得不说初生逗逼不怕猴,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也试过被猴子抢了花生想抢回来的做法,结果和猴子对瞪了半分钟以后被工作人员拉了回来。张家界这里就没有那么多工作人员来拉着小孩子了。

附上一张流石舞蹈艺术家落落走梅花桩的照片,人家毕竟可是一年里修了形体舞蹈、瑜伽和体育舞蹈三门课的落女神哟。

 

走完金鞭溪,坐了索道到杨家界,对,是杨家界,不是张家界,也不是袁家界。我记得六年前来的时候,好像都还没开发杨家界,还是还没开发袁家界,反正有一个家界我们没去。走了一大段路,到山腰的一个小饭店里吃了一顿午饭,包在导游费用里,两菜一汤白饭任装,算是能填饱肚子的级别。饭后,我们便往天波府等险峻之处进发。

天波府乌龙寨等那一片之险,一在路窄难走,二在人多拥挤。明明是单行道,你国人民争强好胜之心偏偏发挥得一丝不留,大有高考前“多考一分干死千人”的豪情。有些一线天路不仅坡度大,而且两边石壁湿滑,走起来不仅不好走,你还得小心背后积极争取上进的其他游客推你一把。天波府那些60度上下的铁栏杆,真不知道当初的人是怎么开的路,爬得也是服气。

好在辛苦总是有价值的,在天波府望下去,几乎是300度环绕景观,一览众石小,再看都一样。可惜我手机拍照很渣,也没办法拍什么好照片了,随手放几张图给大家看看,感受一下就好。不过,两亿像素分辨率的眼睛会告诉你,这是一个值得来看一次的地方。

下山以后,我们坐车到袁家界的客栈里入住,对,是袁家界,不是杨家界,也不是张家界。张家界是一个地区统称,属于“张家界”这个山头的只有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和里面的金鞭溪,袁家界和杨家界是另外两个山头,还有另外一块不连在一起的天子山。里面的换乘和住宿,都不是网上能简单查清楚的,所以在此再次推荐找个人导游。

第一晚入住的地方看起来很牛逼,XX职业艺术学校张家界写生基地,然而隔壁一个更破的客栈也是这么一个XX基地。令我们很郁闷的事情是我们在山下托运的行李还没有送到,因此即使我们浑身汗臭也不能洗澡。我和落落躺在床上傻笑等吃饭等了半个小时以后,才知道更令我们恼火的是一队朝(笨)气(手)蓬(笨)勃(脚)的年轻人们(应该是一个公司出来的)把灶头给占了,让店家没办法给我们做晚饭。好在这时行李来了,我又发现路由器后台没改默认密码,就把带宽全部分配给我们的设备,然后让落落开笔记本下片子,外面那群年轻人里拿着笔记本要办事的那位急得直跳脚也没有办法。后来我甚至把他的流量给劫持了,让他看到的网页里的图片都是“我要吃饭”,以表达我们的怨念。

7点半总算有饭吃,还是两菜一汤,坐在外面庭院里吃。山上加上纬度高,使得在那里七点半还没有天黑。饭后两个人出去走走,因为外面就是一片田地,种满了玉米。回来以后精力过剩的落落还找了另外两个基友一起约战天凤,但战绩不佳。我们就这么结束了我们第一天的游玩。

 

第二天的行程安排是袁家界和天子山,导游建议我们先趁人少的时候走比较远的天子山。一路上乘车过去,看到路边即使是有一小块平地,基本上都被人开了出来做菜地种菜,大多是种玉米。靠近天子山的地方有一个客栈叫“天子小寨”,门口外面就是一大片比人高的玉米地,让我又想起了那个“皇帝用金锄头锄地还是银锄头锄地”的笑话。

天子山上的贺龙公园其实就是一个小广场,有一个贺龙的大铜像,附近还有一个贺龙的墓地。贺龙铜像前的战马处又一次上演了你国人们高素质的表演,如下图:

贺龙公园后面观景台的景点,我也想好好描写一番,无奈下笔乏力,加之记忆不佳,实在分不清楚那些柱子哪个是哪个了。那一群石柱林,和历史一样任人命名与评说,真是想到心有所思眼有所观。作为合格的吃省人,我和落落一致同意“天女散花”应该改成“鱼翅峰”,有图有真相:

雾气渐渐地大了起来,我们走马观花地看完了天子山,便回去看袁家界。不仅是肉体疲劳,连审美也疲劳了。袁家界的景色,大抵如此,大抵!我甚至觉得拍照没什么意义——一来我回头看肯定不知道哪一张是哪里,二来网上拍得比我清晰比我好的大有人在。只有那些有人像的,还算叫做可以留念。唯一值得感慨的是大自然的神奇与生命的顽强,竟能构造出如此独耸云端的石柱林,而那些石柱顶上上还能长出树来劈山开石!

走着走着想起了今年的广东高考作文,现在景区已经有自动讲解的导游机了,大抵是类似阉割版的手机一样的东西。要是HoloLens或者Google Glass可以量产,那么就真的可以让它们来告诉我这个景点为什么叫这个景点了。现在有些人一方面喊着信息时代信息过载,一方面连两三年前的新闻都不知道,看来还是在以前做书生比较好,不出门可知天下事。

下山的电梯就比较厉害了,百龙大电梯,号称世界上最大,运行速度最快的全暴露式电梯,这个牛逼吹得我给59分。另外,这个电梯是我唯二有印象的地方。下来了走十里画廊,但也没走多长,毕竟下午晒得要命,沿途又没有树荫遮蔽。虽然说是换一个角度看,其实感觉也差不多,献花的仙女不会因为我从下面看就看到什么福利。我们也没走完,走到观光小火车的终点就折回来了,路上看见一只野猴。走回来开始感觉到累了,因为毕竟是走了两天。回程的路上看到水库的小闸口,然后便是一路的下山路,大概得有一百多米的落差,颇有心惊胆战之感。武陵源景区的大门有一个标志塔,周围所有的建筑都不能比它高,这是我另一个有印象的地方。

到镇子上的客栈里住下,环境好了很多,起码有风筒和不限制开的空调。随后我们便到一家湘菜馆吃饭,辣得神魂颠倒,这个单开一篇写,此处先按下不表。晚上走江边的溪布街,非常现代化的一条酒吧街。脱了袜子在水库水流下来形成的江边泡了一会儿脚,在旁边随便走走,在唯一一家面包店买了点面包做次日的早餐,我们便回去休息了。

 

第三天早上我们起得特别早,五点半就爬起来洗漱收拾吃早餐了。然而,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当我们到了天门山脚下的时候,排队等缆车和大巴的人已经在百米见方的广场上转了七八个弯了。导游买票也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回来。我们一合计,打了一辆车直奔天门山大门,在那里又排了大半个小时的队,才算坐上上山的大巴。听隔壁的人说,他们4点就起来了;后来导游估计,我们要是在山下排队,恐怕得差不多11点才能上山。所以有时候,该掏钱省时间的还是要掏。

坐车沿着盘山的九十九道弯公路上山,两边可以看到计数牌,但我自己数了一下,接近甚至超过150度的大弯只有53个。开这种观光车的司机真是艺高人胆大,两辆车在转弯处相遇各自都不减速,刷的一下就过去了,留下被甩到一边的乘客在那里担心受怕。一路上往下看着一点一点蜿蜒上来的山路,一边看着头顶的缆车,以及屹立在山腰或者山顶的巨大钢铁缆车支架,我真是完全无法想象当初是怎么修建的。自然的雄奇,人类的渺小,还有人类智慧在工程学上所体现的伟大,都在此展现得淋漓尽致。

九十九道弯的尽头就是999级天梯,虽然旁边有观光电梯,但是我们决没有不怕上去的理由。爬梯子的十五分钟里,我又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不要问只要信”,若是往下看就会脚软,若是向上看就会心累,所以还是无知一点好,反正总能爬到顶。算了一下,天梯的高程跟白云山差不多,而平时我们爬白云山大抵要40分钟到一个小时。爬到天门处,就几乎是只有出的气儿了。

在天门洞下走过,我才知道后面原来还有六段超长的手扶式穿山电梯,真是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开出来,怎么把设备运上来装上去的!到了山顶,便是沿着山腰一圈的栈道了。走的时候往下看,白茫茫一片都是云雾,恐怕自拍杆伸长一点就什么都拍不到了。而且可以看到云雾从身边升上去,颇有神仙之感。有一段玻璃栈道,其实并不可怕,因为下面还不是完全悬空。另外,这种玻璃钢承重能力很强,我大可不必担心。不过那些老头老太太们可就不是这么想了,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扶着墙,连我走快一点都不许。

从玻璃栈道下来,我们排了一个小时队去坐了一次那种外框式的缆车,因为好久没有坐过了,算是回忆童年。看到游人从自己脚下过去,我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去喊“同志们辛苦了”。

下山坐的就是大缆车,一路飞奔而下也是刺激。附一张图,无需多言:

到了山下,我们的行李托运还没到,我们很聪明地想先不要买去凤凰的车票,等行李到了再买,反正一小时一班车,先去隔壁麦当劳吃点东西。即使麦当劳爆出过几次丑闻,以及若干谣言,但是在外面旅行,当我需要迅速可靠地补充热量的时候,我还是会选择麦当劳。比起其他小餐馆,我更相信麦当劳的品控。看了一下,车站里的麦当劳的东西不是一般的贵,然而我们发现麦乐鸡堡只卖9.5元一个,所以一口气要了四个,两个人还是吃得挺饱。吃完下去一看,又傻了眼——到凤凰的车,最早的只有六点的那一班有票了。两个聪明人,愣是以为一小时一班车就一定有位置,真是图样图森破!因此,我们又回去M记蹲了三个小时……

我们24号在长沙即将面基的一个大我们两年的前辈(妹子)面基,但是对方家里担心,不同意她出来。因此去凤凰的车上,落落跟我讲了他两次出去面基遇到的奇葩情况。第一个是以前见一个高中生的时候,最后的处理方法是落落将身份证正面抹掉姓名之后发给对方父母,并且保证如果晚上若干点她还没回家的话直接报警。第二次则是伞神,伞神的父母也是有点过度保护,虽然之前打了招呼说在离家一公里的地方吃饭吃得晚一点,但是10点以后半个小时几通电话,也煞是令人头痛。而这次的璎珞,父母提了两个方案,要么全程有人跟着我们,要么我们去她家吃一顿饭。她爸妈大抵是以为我们会知难而退,但我们自然是打蛇随棍上选了后者,毕竟带着有礼物不虚啊!也真是奇了,就算是谈恋爱都没有那么快见家长,我们这面基的就直接去见家长和吃饭了。有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