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游记】序曲 出行

忙了半年,总算放假。此前得知基友落落准备考完就去湖南玩,顺带去武汉面基,好说歹说让他带上我出去见见世面。这次主要是去张家界、凤凰和长沙玩,武汉是去面基的,我们此前都去过武汉了。我六年前去过一次张家界和凤凰,然而现在也基本不记得了,再去也无妨。

华南施工大学的春季学期考试总是不那么早,在我们不放假大学已经考完放假10天,他们才考完试——然而人家有半个月时间停课复习,我们是血战到底,18周考试,17周讲完最后的新课,真是学费超值。托此之福,落落联系好张家界的导游,确定了各城市的抵离时间,准备让我订火车票的时候,一看却傻了眼:17号广州到张家界的硬卧已经没了,我们要么站12个小时过去,要么多掏一倍多的钱坐软卧过去。这也没啥好想了,只能忍着钱包的痛坐了人生第一次软卧。令我有点意外的是,全国各地基本都去过的落落居然之前没有做过火车卧铺,去年倒是很大胆地坐过一次硬座过夜。

出发的日子终于到了。背着书包拖着行李,我们在广州火车站汗臭哄哄的人群里排了半小时队,终于过了安检进入候车大厅,那扑面而来的26度低温简直让人感动得要跪下。但是光有冷气是不够的,我们还想找个座位坐一下,在大厅里不仅已经坐满而且还有一半位置被打了地铺的情况下。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想起小时候看的《张蒙蒙日记》,记得好像软卧有别的候车室,一问果然有——沙发,更冷的空调,以及WiFi!唯一让人不爽的就只有天花板在漏水。坐着聊了一会儿,我们也算是体会到了一次相对论的存在:4点20的时候,看到距离发车还有25分钟;4点半的时候,看到距离发车还有30分钟。这就像放寒假前看GTA V发售还有一个多月,寒假结束后看GTA V发售还是有一个多月。好在最后还是能上车。

软卧包厢比硬卧的要宽松得多,只有上下两个铺位,我们买的票刚好一上一下。对床的是位老太太。有四家一起出行的想找我们换个下铺给小孩子睡,看他们大人都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情况下我们拒绝了他们的换位请求。车开以后,老太太睡觉,我和落落随便闲聊一会儿以后,他便上去补番了,我则开手提干了一点正事儿。甩下了实验室里没有搬完的砖就跑出来旅游,想想叶总这个PM如此负责和可靠,自己毕竟还是良心有愧。

简单的晚饭后,落落趁着停站和手机有信号,下了一点很老的小游戏,比如泡泡龙、是男人就下一百层等,拉着我一起玩了大半个晚上。还有他自己想出来的一大堆双人扑克牌游戏,着实让我意识到了我跟他比起来反应速度有多迟钝,以及手癌有多严重。

一觉起来,看到两边的田野里已经有了大片的荷花了。芙蓉国,我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